生日發這個很欠打這樣XD

 

 

 

(本文正劇向有添加防腐劑,主觀極重,請慎入。)

 

布袋戲迷很可愛的一點是,當一個角色的言行編寫得深得人心時,大家會把這個角色實體化,覺得這就是該角色的靈魂。而當該角色做出私心偏坦或陷人於不義被謾罵時,戲迷卻往往會把矛頭指向編劇,認為是編劇陷害該名角色,讓該角色揹黑鍋,而不願正視這也是該角色的特性之一。其實如果什麼都要推給編劇,那就不需要討論劇情啦,這樣做只是把角色靈魂都抹滅掉,強調霹靂英雄們只是虛構不存在的人物,不是嗎?因此本文的視角來自玉辭心、劍之初、慕容情這三位角色在劇中的言行,其他腦補的或同人部份就不多加談論,編劇也把他們踹到一邊納涼吧(喂)!

 

為什麼會把這三人湊在一起寫呢?其實是我覺得這三人之間有某些共同的特質,慕容情前半生坎坷的際遇和劍之初相似,他們都失去了許多親人和朋友(族民);慕容情後期的毀滅性人格又和戢武王有異曲同工之妙;而劍之初對一見鍾情的執著正好和玉辭心相呼應。

這三人初登場時都是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角色,武力值又高;但到了後期卻變成評價兩極,頗富爭議性的悲劇人物。等級下降或破格是霹靂鐵則定律就不說了,可是心境上的變化卻和前期大不相同,甚至轉而迫害他人,從受害者搖身一變成了加害者。雖然有時候劇情編寫得不夠好,佈局邏輯方面有很多霸格可以挑,可是我覺得編劇在描寫人心方面還是挺到位的,畢竟人性本來就有很多面,沒有極端的大好或大壞。整體看來,這三人在性格轉變上是有脈絡可尋的,只是往往戲迷投注了太多自身的情感在戲裡,所以對於角色突如其來的轉變,才會一時難以接受。

以下是本人祈大娘對玉辭心、劍之初、慕容情三位角色的觀感,再提醒大家一次主觀意識真的很重,不喜歡的請趕快關掉視窗離開唷^^

 

 

 

 

 

 

 

 

慕容情

 

最適合形容慕容情的一個字就是"虐",虐心也虐人。我不諱言,三人之中最讓我同情和感慨的就是慕容情了,當年拜音國因亡國之恨而遷怒霓羽族,導致霓羽族人死傷慘重,幾近滅族,父母親為了保護阿多霓,將力量灌輸於他的體內,才導致年幼的他不堪負荷強大的力量而失憶。雖然他逃過殺身之禍,但卻被末世聖傳宿賢卿收養,培植成為殺手,為其效力。隨著阿多霓逐漸長大,被塵封的記憶和霓羽族的力量也慢慢覺醒,其後在愁未央大夫的幫助下以阿多霓的力量剋制宿賢卿的秘術才得以脫離末世聖傳,並且在被追殺的過程中被劍之初所救。我想,這份救命恩情就是慕容情之所以願意為劍之初無怨無悔付出的最大原因吧。

後來阿多霓隱姓埋名,自稱慕容情,並成立薄情館,長期供養劍之初為食客,對慕容情來說,劍之初是他的知心好友,有過命之交,而且劍之初和他一樣都失去許多親人和朋友,同病相憐之中更感親切。但劍之初對慕容情卻始終有種若即若離的感覺,很多事也沒有讓慕容情知道,一度讓慕容情感到很不是滋味,由此不難看出慕容情和劍之初這兩人之間的友誼一開始就建立在不太對等的關係之上。

 

慕容情自翊莫容情,期許自己成為薄情之人,但薄情之人卻最是多情。因為自小身邊便是殺伐不斷,加上他也一度成為奪走人命的殺人工具,因此慕容情認為自身的存在便是一個災難,除了劍之初之外,慕容情把所有人都向外推,甚至是僅存的霓羽族人也不例外,他不願意讓這些人進入他的內心,害怕會連累他們,也不希望自己將來再次因為失去而感到心痛,寧可一開始就不要擁有。其實這時的慕容情是很讓人揪心不捨的,他屢次為別人付出,卻又不需要他們償還,以為用人情便能留住他們,以為這樣就不算有情感亡牽連,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當時我覺得他好傻,總是自己一個人躲起來痛苦,虐已也虐戲迷啊!

原本慕容情希望劍之初能淡出不問江湖事,但隨著劍之初答應幫素還真的忙,連累薄情館正式被捲入武林紛爭之中,甚至成為眾人覬覦的焦點;也為了配合素還真大破火宅佛獄的計策,慕容情不得不親上火線,挺身而出,多次置身險境。但就算是這樣,慕容情第一個擔心的不是自身的安危,而是以什剎月的花信風提醒劍之初莫忘初衷,這句『風不失期,君不失期,奔波武林,莫忘初心;風仍如期,君已失信,初心初心,君已失心。』也成為自南風不競退場後大娘我最喜歡的一首詩,亦是慕容情臨終的最後遺言。

 

其實慕容情最後會如此淒涼,除了被牽連之外,一方面也是他自己的思慮太不周延了。不管是不是局勢所逼,或霓羽族善良的天性使然,當他站出來以阿多霓之力捍衛苦境時,早就該做好回歸霓羽族的準備,畢竟這個江湖不是一人做事一人當,而是會誅連九族,切割劃清界線不代表就沒事了。然後在魔王子屠殺萬年春的族民之後,慕容情就此失去了冷靜,數度單槍匹馬想除掉魔王子,結果反而被魔王子加以嘲弄羞辱,使他原本驕傲純良的心就此崩潰,甚至不擇手段也要殺了魔王子。愁未央好言相勸慕容情聽不下去,他已經不在意開啟魔城之後會帶來何種浩劫,原本是想保護霓羽族的心,卻反而傷害霓羽族僅存的后脈來取得開啟魔城之鑰,並把孔雀丟在山洞裡等死,以更大的錯誤來彌補上一個錯誤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做法啊!雖然他最後寧可逾時未歸而死也不願被魔城利用,算是回歸他原本高傲聖潔的初心。回顧他悲情的一生,慕容情總是在替別人承擔責任,但發生在他身上的事卻只能一個人默默承受(唯一最關心他的愁大夫除外)。如果他能淡情些,如同劍之初處事那般,不要專情於他一人,及時捨棄薄情館帶著霓羽族深山退隱去,也許就能避免這些遺憾發生,畢竟少了他後續的這些作為,魔城不會開啟,號天窮不會再出,魔王子早晚也會有人出面打倒,至於劍之初,我相信他吉人天相,必能自求多福的(燦笑)。

 

 

 

 

 

 

劍之初

 

這位來自慈光之塔的驚嘆,年紀輕輕的一代宗師,他在薄情館內藏龍時期對我來說是最驚豔也是最顛峰的階段,還記得他隻身與天者和咒世主角力卻仍一臉神態自若的模樣,還緩緩地轉過頭向燁世兵權施壓(不是180度喔),真是有夠威猛的!但看看現在,驚嘆被大家拿來當成滾床的笑點,一代宗師變成一代奶爸,實在是差很大啊!

不過劍之初有深度的內心戲實在不多,對我來說前期【心靈導師】形象是印象最深刻的。當慕容情為了翎婆要求他回歸霓羽族一事而傷神不快時,劍之初直接看穿慕容情內心的矛盾;對於贖罪的看法更是亮點之一,我喜歡他對嘯日猋及醜說的那一番話,他告訴嘯日猋要為了贖罪而變強,也開導醜要他坦承面對自己犯下的錯,盡心彌補,即便對方無法原諒自己。但可惜的是如此的宗師風範,一但遇上情愛糾葛,卻也是蕩然無存吶。

 

玉辭心出現之後,劇情就著重在劍之初和玉辭心之間,為了玉辭心,他甘願代替她承受蛾空邪火的痛苦,讓兩人之間的愛火延燒至慕容情與薄情館。玉辭心為趕在時限內回到殺戮碎島,把重傷的劍之初丟給慕容情去照料一走了之,慕容情則為了力保劍之初失去忠僕富長春掌櫃與薄情館,自己則揹著劍之初浴血衝出集境大軍的包圍,要不是愁未央及時趕到,恐怕兩人早已命喪集境大軍的手下。這樣犠牲付出的慕容情,卻在戢武王被逼著和劍之初死鬥的情況下,再度成為玉辭心利用的對象,導致劍之初為救慕容情,吞下能暫時壓制傷勢的丹藥與戢武王對決,事後傷勢爆發更加嚴重,並且還中了殢無傷留在石頭裡的劍招,所以才在九天之頂養傷許久。而慕容情得了藥方又如何?遍尋不著劍之初的下落,使得他將目標轉向魔王子,再次被羞辱一番之後,讓他決定不計代價開啟天閰魔城,這陰錯陽差之下誰該負起最大的責任呢?其實我在想,戢武王若不要帶走慕容情,讓慕容情自己去尋找北清原寒心,並且不要欺騙劍之初慕容情被她所擒,劍之初就不會急著赴戰約,對她來說剛好也可以拖延決鬥的時間,那之後的很多事情是不是都可以避免呢?

 

自從知道戢武王就是玉辭心之後,劍之初再沒關心過慕容情之事,雖然慕容情為劍之初付出了許多,甚至差點丟掉性命,但這些都是他自己心甘情願的,沒有人有資格苛責劍之初忘恩負義,前面提過了,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本來就不對等。但在慕容情最後將辭世時,劍之初對他說:『你這樣走,那我欠你的、如何還?』這句話還是讓我忍不住蹙了眉頭,有玉辭心在的一天,你還會想到慕容情這位悲情的好友嗎?

就算是面對自己親生的孩子,劍之初仍是將已逝世的玉辭心看得比甫出世的孩子還重。常言道君子報仇三年不晚,劍之初卻將孩子托付給嘯日猋照顧,自己則是成天想著要為玉辭心復仇,也沒想過要找尋另一個失蹤孩子的下落,殊不知他這麼做,完全辜負玉辭心以死護子的心意啊!若不是因為母體服下啖魔若果,導致孩子快速成長嘯日猋不敢收留,恐怕劍之初至今仍未從玉辭心死亡的打擊中站起來呢!而或許這也是嘯日猋將孩子送回的真正用意,用他自己的方式提醒劍之初早日振作,因為被仇恨蒙蔽理智,只會步上慕容情和玉辭心的後路呀!

 

 

 

 

 

 

玉辭心

 

在過去觀後感中探討最多的就是玉辭心(戢武王)了,個人覺得她是三人之中爭議性和討論空間最大的角色,和南風不競褒貶各半一樣,果然這位編劇筆下的人物都是如此啊。以下因為是以女性的身份來談論,故皆以玉辭心相稱。

其實以殺戮碎島特殊的環境與國情而言,玉辭心算是碎島上唯二最幸福的女人了!第一當然是湘靈,不止有對她關懷備至寒煙翠的陪伴,還可以上慈光之塔去追求心儀的偶像,甚至追到苦境去,湘靈在碎島女性中是自由度最高的,當然這跟她的"皇兄"是碎島之王也有很大的關係。至於玉辭心,嗯,我這樣說可能會被打,可是以碎島男尊女卑的國情而言我並不認為她女扮男裝有很大的委屈耶!相反的她可以一展長才,備受人民及臣子的推崇與愛戴,畢竟在碎島女性地位卑下的現實裡,自由戀愛不可能,除非愛的是別的國家之人。也許有人會認為她若不當王,也可以像湘靈一樣去尋找她一見鍾情的對象劍之初啊!我想這不太可能,如果連玉辭心都不是王了,那她們姊妹還會備受禮遇嗎?而且湘靈有寒煙翠可以幫她,但身為女人的玉辭心恐怕連碎島機要重地都無法接近,更遑論開啟神秘通道前往苦境。再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假設玉辭心扮演的戢武王是碎島強盛的主因,那玉辭心若不當王,在失去雅狄王的情況下也許殺戮碎島很快就會被慈光之塔討伐或火宅佛獄侵略,到時碎島人民將如何自處?所以我才會覺得玉辭心女扮男裝是對她自己,也是對國家最好的權宜之計,後來碎島覆滅,與其說是王樹畸零信仰造成的悲劇,玉辭心自身的人格個性也有很大的關係,正所謂成也戢武王,敗也戢武王吶!

 

當玉辭心怪罪太宮為何不改變殺戮碎島的陋習時可曾想過,太宮他終究受制於王樹殿,真正的主事者是王樹殿的樹蟲長老,但太宮卻能從自身做起,讓自己的妹妹自由自在的生活,還去學習醫術;可是她呢?我並不想以最後還不是殺光碎島男性的結果論來探討,因為那沒意義,但身為碎島之王,她也沒有很積極地想改變這種男尊女卑的現況啊!以殺戮碎島王樹殿、王權、軍權三方互相牽制平衡的政治型態反而更有利改革,甚至能以軍權來要脅王樹殿,只是這個過程會十分緩慢艱辛,但未必不可行。就像王樹殿不同意她迎娶寒煙翠,但在咒世主的脅迫下她還不是自己下了決定?我不懂的是一個擁有絕對力量的王者為什麼總是期待別人來拯救她?為什麼事情發生了就只會怪別人?是她沒有勇氣衝撞,沒有勇氣面對,更沒有勇氣接受失敗,否則就算揭曉自己是女兒身又如何?碎島男性有哪一個武力比得上她嗎?她自己也沒給碎島男性一個明白女人的實力也是可以凌駕在男人之上的機會教育呀!

對於這種不敢面對的人來講,砍掉重練絕對是最快、也是最直接的方式,如此一來她也不需要努力去改變他人想法。只是一個自以為殺戮就是救贖的人卻往往會帶來真正的毀滅,從殺戮碎島一直到苦境霸業,這些所謂被救贖的子民過的一直是風雨飄搖的日子,與其指責弭界主的狡詐陰險,不如說他看穿了玉辭心凡事只會怪罪別人的弱點;而玉辭心在毀去碎島泰半兵力之後居然不思整合,點兵三千一行人便浩浩蕩蕩地前往苦境追殺師尹,留下一群老弱留在殺戮碎島看家,也因此造成碎島被滅,這難道不該怪她自己錯誤的決策嗎?安內再攘外是最基本的吧,一國之君連這都不懂?

 

當玉辭心以一身潔白的戰袍出場時,代表碎島女王時代的來臨,可是奇怪的是她居然還是用男聲在說話,真不明白她的用意是什麼,不就是要以女性身份示人嗎?那為何又不用自己原本的聲音?是男聲裝太久了一時改不過來(哪可能),還是自己其實也認為王就代表男性呢?這樣子想她其實也沒有從碎島尊崇男性的思想框架裡跳脫嘛!來到苦境之後,為了不違背自己仇視男性的言行,玉辭心並未跟劍之初再續前緣,儘管如此,當符應女建議要利用劍之初時她還是有些猶豫,畢竟她餘情未了,若她願意捨棄私情,徹底利用劍之初,那殺戮碎島子民在苦境建立第二個家鄉絕對不是空想。只是她無法狠下心來在子民和劍之初之間做抉擇,如同劍之初思慕她一般,她等待兩人再度重逢也已經百年歲月了,所以當初化身來到苦境其實很快便確認劍之初的身份,但她卻到最後一刻才回到碎島,可見她有多重視、難捨這段感情啊。

 

也許是仇恨蒙蔽心智,也許是失去昔日碎島大殿上的智囊團,玉辭心後期的行事根本談不上是權謀佈局,完全被師尹及妖后玩弄於股掌之中,也因此我才會懷疑殺戮碎島的興盛或許非單靠玉辭心一人能為,雖然最後下決定的是她,但有人在她身邊提點獻計,分析局勢才是最重要的,否則劉玄德何必三顧茅蘆延攬孔明呢?總之後期很玄妙的就是不管玉辭心陣營想出什麼計策,其他人都能輕易點破,反之其他陣營的陰謀詭計,玉辭心卻完全看不出來,也因此才會步步差,步步錯,一次又一次掉進對方設計的陷阱裡。

大戰在即,玉辭心推開劍之初那瞬間,我想她心中一定是不願拖累劍之初,直到戰敗的那一刻,她才肯正視唯有殺戮碎島才是真正的故鄉。眼睜睜地看著碎島子民因為她而全數滅亡,她終於醒悟了,復仇不是唯一之道,保護殺戮碎島僅存的血脈,才是眼前唯一最重要的,這也是她成為戢武王統治碎島期間一直在努力的事。雖然結局免不了遺憾,但玉辭心總算找回了她的初心,不管是以人母的身份,或是一國之君,在生命即將消逝的最後一刻,她做了正確的決定。

 

 

 

其實我看戲的起伏很大,角色初期的發展固然引人注目,但後期的轉變才是我最在意的,就像漠刀對嘯日猋說的:『過往不論,但看今朝。』當然其中也有特例的,就是刀拔,就算他害死最愛的御不凡,但還是恨不下去柳~~~t_1495fb2b9eb0b2.gif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祈★ 的頭像
祈★

祈的裏意識空間

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aa
  • 不虧是壽星,寫得真好! 生日快樂喔,我的佛公子~
  • 謝謝大師的祝福與讚美,只是一些遺憾與怨念啦,自從南風不競之後很久沒為特定人物撰文了呢!
    【我的佛公子】聽起來好害羞柳>///<

    祈★ 於 2011/06/28 11:36 回覆

  • 苦命研究生
  • 可惡被aa搶先了一步,感謝壽星用心撰寫的文章, 我覺得這三個人的性格轉變與結局,都源自於「初心」的遺忘,是充滿殘念的三段故事。是說,劍之「初」+玉辭「心」=「初心」耶~不知道編劇是不是故意的。
  • 不知道耶~反正最後死前玉辭心和慕容情都找回初心了,也算是小小填補了一些遺憾吶!
    用心不敢當啦,但在每週被觀後感追殺的情況下要動筆寫這篇還是要有相當勇氣的,我寫文速度之慢可是有經過國家認證的捏XD


    祈★ 於 2011/06/28 11:34 回覆

  • 藍韵小倩
  • 過往不論,但看今朝!!!! 這句真的不錯^^

    補一下生日快樂!!!!(我有晚一步嗎!!!!)
  • 不遲不遲,謝謝小倩的祝福唷^^

    祈★ 於 2011/06/28 12:27 回覆

  • 藍韵小倩
  • 要不是我人在公司…
    我應該會馬上去合一張漠御的圖送給祈說>////<

    好想快點下班唷- -"
  • 這怎麼好意思>"<
    小倩及大家的祝福就讓我黑皮黑皮一整天了:)

    祈★ 於 2011/06/28 20:12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Amanda
  • 太同意這篇了,尤其是玉辭心部分,戢武王這角色個人是從喜歡到失望轉討厭
    在她殺光碎島男人後所發表的那番話,實在讓我無言,妳在當王的時候怎麼就沒想到能漸進推動一些能改變女性地位的政策?因為推行太難乾脆就消極不做?
    然後等到自己跟妹妹都被這種觀念害慘後才憤而報復,最後甚至賠上整個國家,前有異數玩掉火宅,後有救贖搞垮碎島,都是因一己私慾。
    這對姐妹花的個性還真的很像,她們的愛都僅限在"自己認為重要的人"身上

    至於討厭的點則屬私人觀感,純粹是不喜編劇為她洗白的手法,還編一段素還真回到過去改變碎島結局的劇情,到底這段對正劇有何幫助?說穿了根本只是為了幫後期腦殘的戢武王洗白。。。(怎麼其他角色就沒這種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