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5106215_af9efeb5d2.jpg 

大家千萬要小心火災啊..........QAQ

 

 

九月的最後一天,發生了一件讓霹靂戲迷最為悲痛的事件,就是位在雲林土庫的片廠因為電線走火導致整個片廠起火燃燒,不幸中的大幸是無人傷亡,但許多道具器材和戲偶本尊都被燒毀。道具可以再做,器材可以再買,然而葬身火窟的本尊卻再也回不來了。就像黃強華董事長說的,上過電視的戲偶都有其神韻及英氣存在,我也相信當劇本賦予戲偶某個角色之後,該名角色的靈魂就會寄宿在戲偶上,使戲偶漸漸有了生命,這都是再多的複製偶也無法取代相較的啊!看著架上一具具焦黑的遺體,心中充滿哀傷,也因此本週的新劇看得是有一搭沒一搭的,眼睛看著畫面,腦子裡卻不時想著他們都已經死了.......................

 

 

不過雖然本尊被焚毀了,但他們的身影卻永遠留在影片當中。這個悲痛的事件讓戲迷們更加團結,也更用力支持霹靂,靂史是焚不去的,未來大家也可以攜手和霹靂一同共創更多更美好的回憶,加油!我們永遠支持霹靂布袋戲!!!

.

.

.

.

.

.

.

但是.....劇本可不可以好好寫(語畢拖鞋棍棒鍋碗瓢盆齊飛)

 

 

 

 

 

 

 

《百年無雨的婆羅塹,竟下了傾盆大雨》 

 

z8IrU.jpg 

 

盼了許久(?),漠刀終於領便當了,不過這便當菜色一點都不豐盛啊onion_119.gif 可憐的孩子,上集還睜著眼說要撐下去,這集卻連眼睛都沒睜開過就走了,漠刀你看!百年無雨的婆羅塹都降下大雨,是御不凡來接你去仙山了......

 

 

其實漠刀登場至今已經一年多,從當初一等一的神秘高手,到如今變成跑龍套的C咖,看在喜歡他的人眼裡真的很心痛。說真的,要不是御不凡這角色的出現,我對漠刀並沒有太多的想法,因為相同個性的角色實在太多了。但一個用微笑掩飾傷悲、以及另一個用冷漠隱藏溫柔的人碰撞在一起,就好像檸檬嘎冬瓜,碰出新滋味,這兩人真是萌死我了~御不凡死後,漠刀都不是漠刀了,也因此漠刀的死對我而言,不過是他終於回到御不凡的身邊,比起被狂降等,這樣的結局我已經等了太久了......

 

 

雖然漠刀死法鳥掉,最後的武戲也不怎麼樣,但天刀將他揹在背上,還伸手摸摸他的頭、在戰場上怕背上的漠刀被敵軍打到自己用身體來擋、及闖過中線後發現漠刀早已氣絕的撫屍慟哭,手指還不停地在漠刀臉上撫摸著,這些充滿兄長對小弟的情意還是有讓我感動到啦!不過漠刀的遺願是葬在苦境荒漠,這點終究無法實現啊....

 

 

說起這集天刀威猛的程度,就好像當時漠刀去救御不凡的那一幕,舊瓶新裝沒啥新意。只是想到先前天刀和楓岫主人進入佛獄時還被扶木拎起來玩盪秋千,這回居然就獨自闖過太息公和一群佛獄大軍,只能說天助自助都不如編劇落筆來相助。兩尊石像淌下血淚,隨後又升起血霧那裡特效做得不錯,心高氣傲的太息公居然會對此異象感到恐懼倒是出乎我意料。因為血霧阻礙視線,天刀才得以闖過佛獄和殺戮碎島之間的中線。太息公原本想再補掌殺了天刀,但卻被殺戮碎島文武兩臣給擋下,氣急敗壞之下張嘴吐出這這這這這....和可惡可惡的鬼吼鬼叫完全破壞她這位佛獄二當家的格調啊!

 

 

看來令島赫赫和什島夷參已經在橋對面觀望許久了,一等到天刀過了中線,馬上出手援救,還稱他為偉大的戰士,但對於一個闖入自己國界的異族人士,在明白其來意之前,殺戮碎島也顯得太過禮遇與信任了吧?還是說他們其實認得上天界的御天五龍,故有意相助?

戢武王對帶來先王遺書的天刀自然非常禮遇,還遣船護送天刀至殺戮碎島與慈光之塔的邊界,看起來是個溫和的好君王。但他的造型實在很衝突,衣服是西洋式貴族風,但頭上卻又帶著聖鬥士裡的那種頭盔,整個感覺就是怪,硬要打個比方的話就好比是穿著禮服戴安全帽,好歹嘛用個頭冠來替代吧@@

殺戮碎島內部本身對遺書一事也是看法各議,伐命太丞提議替先王報仇,但攝論太宮卻認為不該破壞當前的和平,還抬出背後的長老團欲牽制王的決定,狂妄的態度簡直就是以下犯上。而且戢武王答應和親一事,更是惹動攝論太宮目中無王的關鍵。看來殺戮碎島的王並不好當啊!加上背後有兩名女子垂簾聽政,寒煙翠是沒有問題,但回到殺戮碎島後的湘靈已經不像從前那樣柔弱,並且開始干預起內政,莫非這是太息公下藥的影響?突然想替戢武王的處境捏一把冷汗@@!

 

 

任務失敗的太息公回到佛獄,被憤怒的咒世主刮了一掌,還在臉上留下爪痕,咒世主那雙有如枯枝般的手看了真是不酥湖啊!嚐到生平最大屈辱的太息公攬鏡自照生悶氣,化身黑枒君的素素趁虛而入,想來個挑撥離間計,首先開刀的便是戰無不勝凱旋侯。素素要太息公扶正身為凱旋侯副體的自己,然後他再幫助太息公成為王,但太息公卻不願意,因為王必須無私為佛獄付出。太息公實際上想掌握的,是邪蛹中的魔王子。但魔王子是連咒世主都忌憚的存在耶,太息公又要如何掌控他呢?

 

↑很不挑食的太息公(服務意味十足!?)

 

 

小狐怪寒煙翠出嫁時沒帶著他,要是帶他一起去,那佛獄的秘密不都被他洩露光光了?堂堂的王女副體居然是這種脫線的孩子,也真是囧很大啊!透過小狐,素素三兩下就探出魔王子的事,還要小狐帶他前去蛹眠之間,距離一頁書完全魔化只剩十五天的時間,素素動作要快啊!等等,該不會取得破解一頁書入魔的三項物品同時,也不小心打開魔王子的禁錮了吧!如果真那樣演的話就.....

 

 

 

 

 

《本該絕命的渡翛年,此時竟無端再起》

 

黑化的惜夫人復仇手段不留情面,原本答應讓姊妹淘房虹再給渡翛年最後一次機會,背地裡卻偷偷跟蹤房虹,然後再讓偽盲夫子替她幹掉渡翛年。只是這名偽盲夫子長得實在有夠縮蕊,一雙水靈靈的眼睛總是直視著上方不知道天空有什麼東西,這樣走路還不會撞到小妹只有佩服而已。這人受命殺人的手法也很奇怪,要殺就直接殺,幹嘛把人一路拖至某地的酸池中再丟進去,是犯行不同的罪人各有不同的處刑方式這樣?結果你看看,把人丟進去也不多待一會兒做確認,就好像電影裡好人都只把壞人砸昏就跑,之後壞人又爬起來繼續追殺好人一樣幫敗。渡翛年非但沒死,還從池子裡撈到歇之卷,懷著滿腔的怒意,惜夫人這下子皮要蹦緊一點了!是說我本來以為渡翛年早就學到歇之卷了,但其實還沒有,他卻敢利用一頁書及和佛獄合作,也算是個膽大心細的人哩!

 

↑一翻兩瞪眼標準示範

 

 

 

 

 

《海天決、天地合》

 

這場海天之戰打得不錯,搭配特殊的地形,將兩人高深的驚世修為表現得淋漓盡致。每次聽到一頁書喊出【一氣動山河】,後面我就很想接【雄霸真天下】,被廣告荼毒得很嚴重@@

其實原本我對這場海天之戰沒多大的期待,總覺得又是一場特效全開的武戲,想不到近身戰亦不少,而且武打招式還頗有創意,海天兩人打著打著居然像蝙蝠一樣倒著打,果真如千鍾少所說的"這種戰法空前未有",很刺激柳~隨著地形的變化,兩人不停地更換立足之地,更在石壁上打出無數個掌印,掌印的數量應該勝過南風不競的天香了吧(喂這不重要好嗎)!

打到後面一頁書拿出背後如是我斬應戰,擎海潮也現出號稱是禁忌之物的號雨鯨脈回敬。一頁書用佛珠勾拉如是我斬的動作華麗麗,擎海潮的號雨鯨脈則是剛柔並濟,可當長鞭也可以當劍使用。當兩人手中神兵貫穿對方身體時我還真嚇了一跳,目前看來除非有超頂尖的高手出面阻止,否則這兩人已經準備一掌定生死啦588ec184-ec9a-4d61-b3b5-0943014db2b2.gif 

 

 

海天之戰引發各界關注,集境、死國、佛獄三大巨頭也相繼前往觀戰,連劍之初都現身了。撇開劍之初不談,佛獄要救一頁書,但集境和死國一定都不樂見一頁書成為佛獄戰將(大家應該也不希望擎海潮存活 = =),所以這三方最後有可能會打起來;但現在加上劍之初這個變數,想必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吧?

 

 

說說秦假仙二人組是不知道一頁書已經魔化了嗎?居然還替他加油

 

 

 

 

 

《你們,太脆弱》

 

雖然孔雀怒氣衝衝地前去找失路英雄為羽鶯報仇,不過看到失路英雄有意相讓,反而收起殺意,要失路英雄給個膠帶...啊不,是交代。其實上星期翎婆長老就要對孔雀妳說了啊.....是妳自己太衝動了咩~不過孔雀還願意讓失路英雄為自己辯解,看來是對此人已產生興趣了,摻入個人情感的殺人兵器,根據靂史文獻記載大概也差不多步上那條什麼格之路了...算了,對於霹靂女角,不該有太多期待的 = =

 

 

極道先生和天狼星找佛劍使用神坊羽衣刃來解救阿修羅,佛劍本來不願意,淨琉璃也認為不妥,但在極道先生用力地為阿修羅背書的情形下,佛劍還是答應了。極道先生說要是阿修羅真讓大家失望他會負起全部責任,請問他要怎麼負責啊?不是所有人都覬覦他的肉體...........不是啦,我的意思是極道先生的大嫂威能在阿修羅面前一點用處都沒有啊!(呼~)

 

 

極道先生烙人果然物盡其用,苦集十二人小組死得差不多之後,居然連孔雀和弒道侯都出借了!可見極道先生人緣不差。是說我看到弒道侯居然有種莫名的興奮啊~魚眼睛萬歲(<--妳去死)~~~看到惜夫人拼命阻止眾人破壞萬妖爐,只能搖搖頭,覺得這女人真是無可救藥了。

 

 

但拯救阿修羅的任務終究無功而返,天者現出冥王啻非天真身,以一擋眾,佛劍要眾人先走,自己留下來用修羅之力逼逼---(消音)。還好逼逼---(消音)這兩個字沒說出口,否則恐怕會發生悲劇啊....(工作人員:嗯?佛劍?今天沒訂你的便當喔)佛劍受到重創必須前往定禪天療傷,看來勢必得要找到那名在雙虹倒掛、火星合月之時出生之人才能解放阿修羅了。事後孔雀並沒有隨弒道侯回到集境,因為她尚未奪回九韶遺譜,想來她會和失路英雄有更多的發展。然後剛剛明明才和惜夫人為敵,但掛心好友赤子心復活的後續,失路英雄仍前往略城關心,真是有情有義的好孩子!

 

 

赤子心成功復活,但回來的已經不是原本的赤子心了。雖然在眾人面前裝出一切正常的樣子,但看他對小鬼頭的態度就知道有異了。之後老破碗被他偷襲,看來性命難保。既然赤子心已復活,那先前劫隨就不是將他體內的寄陽珠吸出,而是灌了什麼東西進去,不知道究竟做了什麼手腳,但這應該跟赤子心被邪化沒有直接關係吧!

 

 

然後惜夫人.........為了救妳兒子,丈夫犠牲了,九韶遺譜也落入死國手中,妳可以冷靜下來想想該如何彌補過錯了嗎?回到略城後妳居然可以一臉淡定,沒有第一時間衝去關心一下妳哥哥......算妳狠,這也崩壞得太厲害了吧

 

 

 

 

 

《劍之初,你的過往,我竟不如一個外人熟悉》

 

前次慕容情與太息公會談,阿三出現在慕容情身邊當打手壯聲勢,原來這並非阿三義務幫忙,而是與慕容情的一樁交易。慕容情不愧是個生意人,即使答應要給阿三的報償也是錙銖必較。比起劍之初,阿三似乎更想知道兵甲武經的秘密,不知道是不是師尹的意思?最後慕容情選了一則和劍之初有關的兵甲武經秘密秀給阿三看,阿三看完之後喃喃唸著原來這就是劍之初當年棄戰的原因,說得慕容情一頭霧水,阿三索性也學慕容情賣起關子,讓慕容情十分不悅。但、是!慕容情說阿三是【外人】,難道他已經把自己當成是劍之初的【內人】了嗎XD

 

 

劍之初口中欠素素的一份情,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他攤在桌上的那幅畫。那幅畫有可能是素素在飄流幻境online時碰到雅狄王拿到的嗎?但也有人在猜素素拿到的其實是兵甲武經,總之看下去就對了。劍之初那樣入神地看著畫中女子,應該跟她有什麼糾葛牽連,我有內幕消息偏偏不想講咧~(被巴)

 

 

隨後阿三找好孩子一羽賜命要他幫忙逼出劍之初,話才剛交代完畢,手上的手機,咳嗯,手上的沙漏突然發出紅光,是師尹來電嗎?原來當初一羽賜命說阿三忘了的東西,就是通訊收發器材吧!阿三接到命令,前去雲渡山藉口遣退貧士林的兩位阿三,這也算在師尹與咒世主的交易上嗎?還是說師尹圖的是死國與佛獄互相牽制,進而坐收漁利?

 

 

一羽賜命藉著盜驪弓引而不發成功引出劍之初,看來劍之初口中的悍弓盜驪並不是人人都可駕馭,一羽賜命果真了得。同樣出身慈光之塔秀士林,一羽賜命卻不像阿三那樣狡猾,他寧可正面迎戰,而且還說要挑戰劍之初。試想當初若是一羽賜命先來到苦境,那也許之後的發展會大大不同,楓岫主人的神源也不會輕易就貢獻給了萬妖爐了吧!

 

↑看到一羽好孩子拉弓的姿勢

 

↑就想到這位叔叔(喂)

 

慕容情因為劍之初的事在生悶氣,連薄情館掌櫃都遭殃,明明沒開店做生意,卻要為難人家達到業績標準。慕容情還唆使三天沒泡湯的香獨秀去殺嘯日猋為豔無雙出氣,說事成後雪非煙隨時為他開放,想不到這種半認真半任性的話香獨秀居然答應了!果真是三日沒泡湯便覺面目可憎啊

 

 

 

 

 

 

 

 

 

亂七八糟的心得...........就用一個小秘密來回報大家吧~以下反白唷!

 


一丈佛是集境的人。


 

(眾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祈★ 的頭像
祈★

祈的裏意識空間

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io
  • 哈哈 ,雖然我沒在看霹靂布袋戲~
    但 ,妳的文真的很用心 ,尤其是貼圖~
    ^O^
  • 謝謝Dio的稱讚,其實就是一個人的碎碎唸而已,跟幾位寫觀後感的前輩比起來可真是見笑了>///<
    也因為寫觀後感所以開始收集有趣的圖片呢^^



    祈★ 於 2011/05/20 10: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