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的,末班車這首歌,也太虐人了吧!一向只聽歌曲沒注意歌詞的我,本以為這又是首描述情人之間十八相送的歌曲,細看之下,可是被蕭煌奇這首歌虐到要不停地補水,以免失水過多。水向星座,沒辦法。 

 

 

人生唯一能預料的就是世事難料,人心唯一不變的就是善變。這兩句話不假,很多事情換了個心境,就是完全不同的體會。

我是個對情感很沒想像力的人,沒經歷過的事,便很難想像箇中滋味,只能從鄰近範本推敲。

曾經,覺得除了本身不想透露之處外,任何情緒都可以透過語言或文字抒發出來;但現在,卻深刻了解到,有些痛苦無關想不想說,是根本不知從何說起,只能默默承受。

 

 

人生行至某個階段,或早或晚,都得開始面對上一輩的凋零。很多啟示大道理都告訴我們要惜福、珍惜身邊的人,但愈是珍惜,分開的時候就愈不捨、愈痛苦。

說實在的,人是不是寡情些好呢?如此一來就不會在面臨生離死別的時候痛到肝腸寸斷、哀慟欲絕了不是嗎?也就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這句話的由來.........,好像不太對?

 

 

生死學大師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博士(Dr. Elisabeth Kübler-Ross)有個著名理論,她說悲傷有五個階段:

 

1.否認(denial)

2.憤怒(anger)

3.討價還價(bargaining)

4.沮喪(depression)

5.接受(acceptance)

 

我想,自己現在應該是除了 5 之外通通有吧!怎麼會這樣?有請大師開示啊!(託夢嗎?)

不過心裡其實很清楚,沒有所謂沉浸在悲傷中走不走得出來,只有看當事人自己願不願意走出來。

通常不肯走出來,也就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不願意面對接受事實。不管是用別人的錯來懲罰自己,或是陷入無限的自責與遺憾輪迴之中,總之就是悔恨。

 

 

人心真的很微妙,總想著得不到的一切,忘了自己手中所掌握的。

理所當然的愛往往會把人慣壞,忽視這也是他人對自己的無私付出。當一個人高喊自己乏人關懷、孤單寂寞的時候,部份事實是愛他的人並非自身所期盼的,所以那份愛很容易被漠視,尤其是身邊的親人。

就如同多年前一首歌的歌詞:『愛我的人為我付出一切,我卻為我愛的人流淚狂亂心碎。』當情感的輸出只有單向,A→B,B→C,三方之間沒有交集,付出與得到之間從未平衡過。

 

 

死亡對我來說,最可怕的不是灰飛煙滅,或塵歸塵、土歸土,而是意識的消失,也就是連靈魂都沒有,連胡思亂想都做不到,這是多可怕的一件事啊!

但與其說寧可選擇相信靈魂的存在,不如說我確實相信,只是深愛的逝者們已經擺脫塵世的苦痛與執著,所以才沒能陰陽相見。

 

 

這陣子,人際互動變成一件很累人的事。除了現實生活中每天必須見到的人們,其他真的無暇顧及,也無心再經營,提不起勁。

不過還是要藉此文再次感謝記得我、關心我、慰問我、想念我的朋友們,很抱歉暫時無法當做傷痛已經痊癒,像以往那樣和大家開心嬉鬧,因為這次真的跌得太重了,重到連過去曾說過鼓勵、安慰人的話自己都不相信。

至親逝去的痛是我最大的罩門,也是永遠學不會淡定以待的一門修行。

千言萬語到頭來還是只有六個字:『謝謝,謝謝大家。』

 

 

空著手,猶如你來的時候,

緊皺的眉頭,終於再沒有苦痛,

走得太累了,眼皮難免會沉重,

你沒錯,是應該回家坐坐。

 

 

馬的,末班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祈★ 的頭像
祈★

祈的裏意識空間

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a
  • 若是死後無知,永存心裡,若是死後有知,總會再相逢
  • 生死學大師沒來託夢,反倒是 aa 大師前來拜訪了。

    時代的演變,歷史的推移,靈魂是否不滅?
    至今仍是信者恆信,終究無人能解開呢。

    好想要入渡不轉輪喔。

    祈★ 於 2013/01/24 18:58 回覆

  • Mola
  • 給你一個輕輕的擁抱~我想太大的擁抱會嚇到你

    我好怕
    我知道人活著就得要學會放下
    可是我好討厭人得在不斷放下的過程中學會漸漸習慣放下這回事
  • 謝謝 Mola 的擁抱!
    也很抱歉這陣子都沒去 Mola 家走走,Mola 還是如此關心我(=^_^=)

    不愧都是巨蟹座的,這方面的想法也好相近!
    害怕會習慣放下、害怕會漸漸遺忘.....。
    對於重要的人當然不可能完全忘記,但習慣對方已經不在的這個事實想像起來就覺得心很痛,特別是對方是一個不管自己做什麼事都會聯想到的人。

    無法再做出任何改變與彌補的感覺超討厭 >"<

    再次感謝 Mola,原來心靈上的共鳴也能產生撫慰的效呢!

    祈★ 於 2013/01/24 19:11 回覆

  • aa
  • 入渡不轉輪最後還不是卡死齒輪(._.)

    記得曾有個老阿伯問爾冬陞:死後是否真有地獄?
    他回答:我不知道
    那老伯帶有嘲諷的說:你不是得到高僧嗎?怎會不知!

    爾冬陞淡淡的回:我還沒死

    相信你懂的:)

    活著的人,揮揮手,擦擦淚,總還要繼續往前走

    但是,還真 馬的!末班車
  • 說實話,爾冬陞和姜大衛我不會分........
    黃聖依和劉亦菲也是.......

    不禁想起眭澔平和三毛的20年之約,總之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活著的人,就專注眼前的人事物,對吧?

    阿嬤走之後,沒有一天不聯想到與死亡有關的事,但也徹底明白,沒有什麼比死別更痛苦了。
    所以我會加油的,至少生存機能一切正常吶( ´•̥̥̥ω•̥̥̥` )

    感謝大師的開導與關心(合掌)
    天殺的末班車(`△´)

    祈★ 於 2013/01/27 15:26 回覆

  • Dawn
  • 真是,馬的!末班車誤點到現在(冷

    我比某些人來的幸運,還未經歷過「死別」
    也因此不太能理解「死別」的痛徹心扉是為何物

    人生就是有太多太突然、不知所措
    然而怎麼看待,又是個深奧的哲學

    在搭上名為生命的列車上,我們該為什麼而暫時停靠呢?

    也許,在夢中一句「別來無恙」就夠了
  • 死別最可怕的,是留下來的回憶。
    當你一如既往地想起某個人,想起可以為某個人做某些事,但此人卻早已不在時,那種感受真的只有親自體會才能想像,就像心被挖空一大塊的感覺。

    有些事情明知道是必然,但發生時還是會覺得很茫然,什麼心理準備之類的,根本派不上用場,因為根本沒想過放手這件事。

    何時會到中繼站?哪裡會是終點站?沒有人能事先預料得到,能彌補,都還是好的。
    或許時間真的是最佳的止痛藥,但不禁會想,止痛的同時,又有什麼等著要失去呢?

    現在只希望在夢中,能多多夢見外婆,跟她多說說話。可是我夢見的卻是休傑克曼!!!金害.....

    『馬的!末班車』←這五個字加一個驚嘆號該不會變成搜尋關鍵字了吧(扶額)

    祈★ 於 2013/01/30 19: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