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書三年倦寫字,如今翻書不識志,

若知倦書悔前程,無如漁樵未識時。

 

 

無衣師尹,慈光之塔主事者,清俊顯貴的文雅之士,心思縝密、口才便給,喜藉焚香取道,滌盡濁世穢氣。昔曾與火宅佛獄聯手擒禁雅狄王,在素還真飄流異境時出手搭救,並安排星馳助其返抵苦境。冷眼旁觀四魌界局勢演變,算計防止任何一方勢力坐大威脅。

 

 

 

 

如果說南風不競在戲迷心中的評價是正反兩極,那無衣師尹便是近期一個很難定位的角色,他是正、是邪,可悲,亦或是可恨,相信在每個人的心中自有定論,但無論大家對師尹的看法如何,應該都很難以純良、或純惡來論斷他吧。

回首過去漫長的霹靂觀後感之路,師尹的支線劇情一向能帶給我很多想法,比起鬥智佈局,他的內心戲無疑更吸引我的目光。用一句話來形容,我覺得師尹是自作虐不可活,他明明就是一個自視甚高,對個人品性道德有潔癖一般苛求的人,卻得為了自己的國家不惜雙手沾染血腥,使出一切卑鄙骯髒的手段,雖然最後成功地挽救了慈光之塔的危機,但代價卻是將戢武王的亡國之恨、槐破夢與殊十二的弒母之仇一肩扛起,還被逐出慈光之塔,這教他情何以堪啊!

 

相較於千葉傳奇處處跟素還真比較,甚至想取代素還真在武林的地位,師尹則是相反。他不懂,為何素還真為了中原正道盡心盡力、四處奔波,在大家的眼中就是正道棟樑,值得仰賴的存在,但他無衣師尹卻得背負一生的罵名,連自己的國家都容不下他。是師尹太過忠君愛民了嗎?當四魌界爆發能源危機時,如果他能選擇像楔子一樣袖手,或許即鹿沒必要犠牲,他無衣師尹也還是最初那位清風儒雅的翩翩君子,令人如沐春風的存在。出手,是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的不義之徒;但袖手,又何嘗不是任由自己的國家子民日漸走向滅亡,卻冷眼旁觀的不忠臣子呢?

 

 

無衣師尹:『一開始,吾只給自己三年時間,以為三年便能洗去慈光之塔的一切沉痾陋習。誰知,三年只是吾步入沉淪的時程,此後,吾只知自己的面目越來越使人憎惡。哈,吾有趨善的向性,卻是全然走在背馳的路上。』

 

 

對無衣師尹來說,為了爭奪四魌樹的能源,他的手段是當為且急迫之事,身為慈光之塔的首輔,他沒有理由和立場推卸這個重責大任。但他的心中難道不曾存有一絲罪惡感嗎?事實上是有的,就在快要揭開戢武王女兒身的身份之前,師尹與元別會商,師尹還再三確認元別的決心,他提醒元別戢武王不同於雅狄王的作為,她對衡島一族後續的供奉,及為殺戮碎島盛世付出的心力,要元別三思。我相信師尹此時十分希望元別能給自己一個中止計劃的正當理由,戢武王的貢獻與犠牲他全看在眼裡,有鑑於殺戮碎島的特殊民情,師尹知道一但秘密被揭穿戢武王肯定會遭到人民的背叛。只可惜元別被衡島滅族之恨矇蔽理智執意而為,也因此才會逼得太宮必須狠下心親手殺死元別,之後兩國之間偽裝的友好關係正式破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故此師尹立即下令一羽賜命親手執行殺死戢武王和劍之初的任務。


一羽賜命對師尹而言,是師尹對過去自我情感的投射,也是他良知的最後一道防線。一羽的純真善良讓他想起過去的自己,所以比起對待其他門生,師尹總是小心翼翼地呵護一羽,不讓他去執行見不得光的任務,這差別待遇對其他人來說是真的很不公平,也難怪撒手慈悲對一羽正義清高的言行會如此不屑。

之後一羽慘死在殢無傷劍下,師尹悲痛難抑,一方面是憐憫不捨最疼愛的門生之死,另一方面則是哀悼自己投射過往稀薄身影再不復見。我覺得此處是師尹作風轉變的一個重要分水嶺,在他與妖后共謀計殺戢武王的那段時期,無衣師尹已經不再遊走於良知的邊緣,連手段都變得很低劣,真可說判若兩人。


不過,擺脫戢武王這個生命威脅之後,在素還真的引導之下,師尹終於有機會重新做人。他說動妖后與殢無傷出借場地,讓登道岸明火順利復燃;他也說服不上道,請他出面醫治帝如來;甚至接下在魋山阻擋魔軍進攻的重責大任,並且完成任務。但說到魋山之役,就不得不替師尹抱不平,當初大家都知道這是很危險且不可能的任務,沒有半個人願意承接這個燙手山芋。為了天下蒼生,師尹逼不得已引天雪山天水沖毀無那隘口,雖然順利扺擋住魔軍進犯,代價卻是犠牲天盆村無辜村民性命。但仔細想想,若不能阻擋大批魔軍,其後可能造成的傷亡又何止幾百條人命?兩相權衡之下,能怪師尹冷血殘酷嗎?那些事後諸葛,事前全躲起來冷眼旁觀之人,誰人有資格和權利怪師尹?


面對槐破夢與殊十二為母討命而來,師尹不閃不避,也許他是倦了,就算他再怎麼為聖魔大戰付出心力,該償還的還是要還,他也很清楚自己的種種作為造成多少人命的犠牲,並勇於一肩擔下。自毀神源,是為了能在臨終前保住撒手慈悲的一條性命,對於撒手慈悲的忠心不二,師尹一直都是了然於心的。最後他還不忘解開束縛在殢無傷身上的人情枷鎖,可是他卻不知道,他對殢無傷的栽培與相救,就如同一股暖流般,縈繞在殢無傷身上久久不去,永難忘懷。







安眠吧,無衣師尹。0001.gif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祈★ 的頭像
祈★

祈的裏意識空間

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Dawn
  • 看完後真的難以言語

    或許...

    這對他來說不是最壞的結局,但也不是最好的..
  • 本來想寫吐槽的,但發現腦中都是師尹之死,就寫這篇人物觀感啦XD

    怎麼說呢.....師尹其實真的很希望成為素素那種人,無奈生不逢時啊!人世間走一遭,有功有過,該還的也還清了,孑然一身地走,也是灑脫啊!
    說實在的申編寫的角色其實很多都還蠻有深度的,目前最期待的也只有她啦~

    對了小黎,師尹之死值得一看,你可以補一下這段^^



    祈★ 於 2011/09/26 22:43 回覆

  • 天赦罪
  • 我發現,師尹死的時後那個配樂,好像是憶秋年飄往孤獨峰那個配樂...XD
  • 呵,簫兄,憶秋年那時我還沒開始看霹靂,所以不是很清楚。
    不過這兩集用了很多兵甲龍痕第一主題曲的配樂呢!


    祈★ 於 2011/09/27 18:30 回覆

  • 股哥(Good-go)
  • 趨善的向性,卻是全然走在背馳的路上
    有時候自己也覺得
    是否自己也在這背馳的路上

    我們都在不斷趕路 忘記了出路
    在失望中追求偶爾的滿足
    我們都在不斷解脫清醒的苦
    流浪在燈火闌珊處
    去不到終點 回到原點
    享受那走不完的路~~~

    師尹的死 竟讓我感到無限悲淒 人蔘啊~~~
  • 師尹的故事,又可以連結到慕容情的經典名句:莫忘初心。
    在經歷了許多風雨與考驗之後,心累了、也倦了,
    也許為了環境不得不低頭,甚至如師尹般當起從前自己所厭惡之人,
    日子久了就猶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有多少人還記得當年的初衷呢?

    清醒的苦是嗎?正所謂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吶!

    祈★ 於 2011/09/27 18:3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天赦罪
  • 其實剛開始我很討厭師尹,但是後來卻是同情,師尹整個劇情的陳述下來,告訴我們一件事,就是千萬千萬.....別搞政治。
    政治無情,我們承受不了。
  • 沒錯!政治免不了耍些手段,雖然一開始是為理想為抱負,但久而久之就很容易被魔化,是非對錯的邊線愈變愈模糊......

    師尹我覺得他很悲劇的一點是他沒有素素幸運,他遇到的難題都是只有二選一,不像素素貴人多,鬼點子也多,捧他的編劇也多(小聲)。若有其他的方法可行,師尹也不願意背負人命,繼而焚香驅腥啊,看他那麼羨慕素素,真是替他感到心痛啊QQ

    祈★ 於 2011/09/28 18:02 回覆

  • 股哥(Good-go)
  • 哈~蕭兄被阿修羅附身喔?
    讚!!!
  • 而且很中肯呢^^

    祈★ 於 2011/09/28 19:48 回覆

  • 天赦罪
  • 阿修羅也掛了...,不過我懷疑是裝死的,因為悅姐的態度,好有氣質..XD
  • 嗯......感覺阿修羅好像是不死的體質,像上次莫汗走廊工公意外也是陷入沉睡沒有死透,所以這次大概也不會死吧......
    悅姐對皇龍大哥的態度和對阿修羅差好多唷!對皇龍大哥像是河東獅加妻管嚴,對阿修羅就柔情似水,實在是吼XDD

    祈★ 於 2011/10/03 14:14 回覆

  • 洛嵐情_K(低調中)
  • 師尹只能說…投錯胎了…(疑?是這樣嗎?)
  • 也對唷,若他生在苦境搞不好際遇會大不同,還可以當素素的師兄弟這樣XD

    祈★ 於 2011/11/22 20:44 回覆

  • 洛嵐情_K(低調中)
  • 是說師尹和素素結拜的時候我還一直吵著「你算什麼東西啊!厚臉皮!」

    結果後面劇情演變如此
    整個心酸到翻掉…

    師尹也是個性情中人!!!!(給你一個讚)
  • 那時候我還在笑他要跟素素「同年同月同日死」很奸詐,誰都知道素素是不死系的XD"

    就真的只是立場問題而已,對殺戮碎島來說他的確是十惡不赦,但卻是慈光之塔的英雄,編劇很喜歡把這種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難題丟給他,要說他心狠手辣,見人見智囉^^

    謝謝小倩的讚啦>w<

    祈★ 於 2011/11/23 19: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