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頭向上.gif 戢武王的內心獨白......

 

 

 

這兩集武戲照樣精彩,但沒什麼特別亮眼之處,反倒是戢武王內心戲的部份使人心中悵然糾結,久久不去15.gif 

 

 

 

 

 

擎海潮上雲鼓雷峰力保魔化書的理由,從這兩集看來更加強是素素事先請託的可能性,因為看來看去都算不上是英雄惜英雄的fu,而且擎海潮還是魔化書受害者的苦主呢。這一場佛辯簡直就像檢辯雙方的法庭攻防戰,辯護律師想幫當事人聲請保釋,檢方則提出不得保釋。攻防內容乍看之下落落長,但其實就是素素和光世大如先前對話的翻版,光世大如曾說雙身是因、誅邪是果,誅邪是因、入魔是果,如今入魔是因、妄殺是果,因此檢方主張的是結果論,魔化書入魔濫殺是事實,因此得以依法論處。而辯護律師擎海潮則主張護衛神州是因、身陷囹圄為果,並且強調雲鼓雷峰不只坐視神州面臨災劫,在魔化書為誅邪而入魔時又未加以防範,等到惡果既成才要施以懲誡,豈不本末倒置。後來時限已到,法官帝如來認同辯方的說詞,因而裁定得以交保,但卻要魔化書帶著形同電子腳鐐的禁制。這也難怪,畢竟魔化現象一日未除,魔化書仍是個隱憂,而且帝如來若是直接放走魔化書,恐怕也是難杜眾僧悠悠之口。基本上我覺得帝如來是有私心的,雖然兩人之間曾互相約定若有一方入魔則另一方要負責斬斷惡業,但面對昔日佛友,終究還是希望能再給他一次止惡從善的機會吧。至於在場旁聽、兩度慫恿信徒犠牲性命換取魔化書開釋的宿賢卿的道謝,聽在擎海潮耳裡不知有何感想。

 

 

 

離開雲鼓雷峰,擎海潮回到銀盌盛雪緬懷好友,看來淡泊的擎海潮原來是如此重情義之人,就連佛獄臥底白塵子都能勾起他的感傷,但逝者已矣,他也不想再苛責些什麼了,雖說白塵子通風報信讓天刀四人傷亡慘重,但畢竟對擎海潮來說未曾(或者該說尚未?)造成危害,也難怪他怨不下心啊。最讓他心痛的應該就是千鍾少之死了,在海天決之後千鍾少為了保護他犠牲一票酒友,現在又在他面前慘遭軍督斬首,向來只喝茶的擎海潮也不得不借酒澆愁,對著故人的殘影舉罈獨酌,還落下傷心的男兒淚

哀悼完畢,收拾好心情,可以來趴七仔了(喂)~是說我最近猜測的命中率還蠻高的,擎海潮果然是擊珊瑚所救呀^__^Y 原來擎海潮和擊珊瑚分開的原因就是因為當年擎海潮太過追逐名利成就,而擊珊瑚卻希望兩人能退隱江湖。其實不是不能理解擊珊瑚的心情,一旦真有功成名就、揚名武林的一天,擎海潮有可能安然退隱嗎?人家說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在遍尋名簫的過程中果真讓擎海潮的心境因此改變,從追逐名利變成居家宅男。雖然目前看來擊珊瑚對過往情事已經淡然釋懷,但還是可以感覺得出兩人之間其實舊情猶在,關心仍存,尤其是擎海潮,真希望有舊情復燃的一天,翩翩妳可要要努力敲邊鼓啊!吹奏完短簫後,擎海潮說有事就離開了(說了還會再回來XD  ),原來是要去堵軍督,從素素拜託屈伯轉交的四封信中並沒有給擎海潮來看,很有可能早在素素六識盡失之前就先把後事交付給擎海潮了。

 

 

 

是說翩翩儼然是長心的翻版嘛~隨便看到受傷的人就撿回家XD...不過對於降格又斷臂的迦陵後續發展實在沒什麼期待的說~

既然葬仇人已加入末世聖傳,那為了他來向擊珊瑚嗆聲的man哥易子娘也很有可能是末世聖傳之人,總覺得末世聖傳的人對於正義自有一套很偏執的想法。但有些道友根據易子娘和寒煙翠相似的旗袍裝扮推斷她有可能來自佛獄,其目的就是邪天御武(天君?),我是覺得可能性不高啦....雖然邪天御武是佛獄前任的王,但目前並未詳細交代他因何成為上天界的罪犯,以及逃獄後在苦境作亂是否為了佛獄。假設佛獄之人早已滲入苦境密謀邪天御武復活之事,那咒世主何需如此躁進?而且魔王子雖然毫不在乎佛獄,但好歹是現任的王,以他高傲古怪的性格,如果邪天御武當真復活,那豈不是會演變成自相殘殺的局面?我是比較傾向邪天御武的復活(假如有啦)並非佛獄所策劃。

 

 

 

戢武王為了劍之初興兵攻打佛獄,除了魔王子等四人外佛獄就僅存殘兵弱將,根本擋不住殺戮碎島的進犯。魔王子真的很粗殘,人死了還不放過,特地把寒煙翠的屍體挖出來丟向戢武王,再送上蛾空邪火一枚,好在戢武王早有前車之鑑運勁抵擋,但此舉亦引發魔王子的猜疑,對戢武王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王樹殿的長老真是一群食古不化的廢柴(從樹而生嘛XD),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強迫戢武王殺死劍之初,否則就要醞釀廢王逼宮。說來也好笑,在他們不知道戢武王是女性的前提下,既然那麼尊崇王樹,那又為何要廢掉從王樹誕生的戢武王,這不是違背天意了嗎?而且廢了戢武王找誰坐位咧?看來殺戮碎島禁止與異族通婚就是這些老傢伙定下的規矩,但戢武王都能打破傳統迎娶寒煙翠,為何雅狄王做不到?寒煙翠和師尹之妹身份地位差不多,而且論狼子野心佛獄也不比慈光之塔差呀?戢武王身份若被揭穿的那天,希望太宮和太丞能和這位賢明的君王站在同一邊啊....

 

 

 

戢武王和湘靈的對話是這兩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湘靈總算有所成長,明白自己過去對寒煙翠所做的一切是多麼殘忍,但我忍不住想問一句,如果今天楓岫還活著,湘靈還會如此反省嗎?湘靈說自己明明很心痛眼淚卻流不下來,戢武王摟著她,心疼著這個一向比自己幸福的小妹,替她落下無法落下的淚水。老實說這一幕還挺美的,難怪有道友無法接受戢武王是女人的事實啊XD

湘靈可以自由自在追求所愛,累了倦了就回來繼續當她無憂無慮的公主,而戢武王卻必須隱藏自己的女兒身背負碎島的未來,想必她對這個妹妹是又妒又羨。看到妹妹傷心難過,她堅定承諾一定會好好保護她,也陪著一塊兒掉淚,彷彿要替湘靈悲其所悲、痛其所痛。

但戢武王何嘗不是心如刀割,她寧願為了劍之初而死,卻必須為殺戮碎島而活。這一幕處理的非常好,戢武王由男聲轉變成女聲,代表兩種身份在互相煎熬,聲聲哀淒、句句悲慟,尤其是兩段話最後的【可以嗎】已經是幾近哀求嗚咽的語氣,令人好生心疼啊QAQ

只是所有的戲迷都聽出來了,站在戢武王身後的湘靈卻絲毫不覺得奇怪王兄怎麼娘掉了,還說她願意當戢武王傾吐心情的對象,只怕連戢武王在說什麼她都聽不懂吧 (TnT|||)

 

 

 

慈光之主總算現身,但不知為何好像非常虛弱,所以目前的主事者確實是師尹。不止是火宅佛獄,連慈光之塔的慈光之源都日漸萎靡,師尹說若慈光之源消失那四魌天樹將會崩毀,這會是師尹策劃一連串陰謀的主因嗎?但四魌天樹關係到整個四魌界存活,若崩毀其他境界也將不存,這件事應該是大家共同的難題呀!難不成師尹真正的目的是想將四境合一,只留存慈光之塔嗎?

 

 

 

屈伯和孔雀終於見到素素,原來素素不止失明失聰,而是六識盡失,素素要屈伯暫時代理他處理一切事務,指揮大局,並且請小鬼頭趁孔雀不注意偷偷塞給屈伯四封信。孔雀表明要向素素了解佛獄之事,其實真正的目的是奉軍督的命令,利用失路英雄假裝背叛集境投效苦境。同時身兼霓羽族人及破軍府軍人兩種身份,孔雀最終還是選擇當軍人的使命啊.....不過這一切早在咱們素神人的掌握之中,他先是故意示弱,說苦境目前的局勢大不利,然後又提到劍之初的傷勢非魔王子的解藥不可,還強調擎海潮和魔化書沒有聯手的機會想讓軍督鬆懈對擎海潮的注意力。結果事與願為,千葉意外將目標指向擎海潮,但雙蓮之間的默契也不是假的,素素第一封信就是寫給千葉,信末的【願君三思、願君三思】是重點,提示千葉要改變策略,此時又正逢佛獄兵敗,千葉也就順勢將軍督目標導向劍之初唯一的生路---魔王子,假意來個一箭雙鵰。是說我覺得軍督變笨了,要殺劍之初何必那麼麻煩?直接攻向風迴小苑不就成了?那裡對集境兵力而言應該是不堪一擊吧?要對付魔王子也該等傷勢痊癒、功體恢復再說,怎會如此冒然呢?

 

 

 

千葉來到末世聖傳尋求支援,稱讚天君時也不忘捧自己一下,是說日盲族已幾近全滅,千葉你到底是在得意什麼啦XD~面對宿賢卿的指責,千葉反問他可有一人喪生在他的決策之下,雖然這樣講也是沒有錯啦,但聽在宿賢卿耳裡自然認為這全是狡辯之詞,一度很不爽的要趕千葉走。不過這場圍殺魔王子的戰役最終還是失敗,魔王子心裡很清楚咒世主的父愛會阻礙魔化書的攻勢,趁著魔化書內力一滯,騎著赤睛化身的巨龍揚長而去。

 

 

 

素素的第二封信是給愁未央,轉交他在佛獄摸來的魔王子鱗片,現在要醫治劍之初只差北清原的寒心,慕容情自願取回,但在路上卻遇到戢武王一行人,並且被強迫邀請上碎島玄舸,應該是戢武王想了解一下劍之初現在的傷勢如何吧。下集戢武王會對上劍之初,以她對劍之初的愛與不捨,說不定在對決之前她已經先派人協助尋得北清原的寒心了吶!只是師尹提到一羽的懺天銀箭將一箭雙鵰讓人很擔心他會在這場戰局造成何種變數,不過也許這是暫時中斷兩人對決的契機!?

 

 

 

第三封信是給葉小釵,內容不明。第四封則是要屈伯上雲鼓雷峰和末世聖傳請求協助攻打集境,此役魔化書被宿賢卿以解咒的名義帶至天蒼靈泉沒有參與,但有擎海潮亂入XDD~感覺上軍督氣勢未盡,最多只是重傷吧。

熾蝶鱗是解魔化,但魔化書現在要做的卻是解【咒】,這個咒代表的應該是咒世主的怨魂,但就怕此咒一解,反而因此被吸收進而開啟聖城,照目前看來,天君的降臨是早晚之事,只希望不要像鬼谷一樣借屍還魂,天君最後降臨在魔化書身上就囧了= =

 

 

 

孔雀暗殺素素失敗,被失路英雄認了出來,孔雀問失路怎麼認得是她時,失路回答:

 

 

 

 

◎長、長這付模樣失路認得出來!?◎

 

 

這不是孔雀!!!

這不是孔雀!!!

這不是孔雀啊啊啊啊啊 6d3f68fd577c93fcc0070e526cca495a.gif 

 


是說失路每次對孔雀都那麼溫柔,一下幫她擦拭臉上的血跡一下又幫她包紥傷口,讓她愈來愈有身為女人被疼愛的自覺,不過這樣還不夠啦,要推倒恐怕還得向一代宗師---劍之初好好請益一下才行啊XDDD

 

 

 

 

這次的觀後感又是拖到發片日才發 (-△-|||)

 

 

 

創作者介紹

祈的裏意識空間

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awn
  • XDDD
  • 聽說下兩集可哀桑了<<<還沒看

    祈★ 於 2011/01/08 15:44 回覆

  • 訪客
  • 情人眼裡出西施@@!!
    所以失路看得出來>O<~~
  • 也許是用聞的XDD

    祈★ 於 2011/01/13 18:48 回覆

  • 股哥(Good-go)
  • 其實雲鼓雷峰有非常講理和非常不講理之僧,才把問題給擴大了
    但要說不講理,似乎更正確的說法是:堅持他們心中的理
    所以由仇家去作保,雲鼓雷峰早輸頭香了~
    至於擎擊戀,是女人知道男人想要功成名就的雄心,
    但擎卻忽略成名之後便失去了平靜生活
    與擊想隱逸的心態與渴望大相逕庭,錯誤的時間
    遇到再對的人,終究只是枉然!
    太宮就像是聾瞽的素素一樣,心覺較之六識更加敏銳
    肯定早就知道擠乳的真實身分
    但他其實是真正明理而且願為碎島鞠躬盡瘁之忠臣
    下場恐怕也不會太好~碎島的未來恐怕要靠他救贖了~
    我認為師尹也不見得是真壞,在界主現身之後終於明白是為慈光之源
    但個人以為他的手段還是值得商榷
    許多事還是可以靠外交來進行的,可能他對雅狄王存有怨懟
    或是對妹妹有不為人知的承諾吧
    至於那幾封信,我從來就不太想猜,因為,隨編劇在掰
    反正絕對是影響戰局的關鍵就不會錯了
    至於那眼神~!@#%乾脆說:妳化成屍我也認得出來吧~~~哈
  • 太宮眼盲心不盲,當然他對戢武王也是深有感念的,就如戢武王暗示太宮處置元別時所說:你有多少年栽培,我就有多少年忍耐。更何況女王當政非但沒有毀了碎島,反而還帶領碎島對抗來自其他兩界的侵犯,戢武王有多賢明仁慈,想必太宮全【聽在耳裡】,很喜歡這個角色,私心希望他能無事啊>"<

    師尹為了慈光界主做到如此程度,連自己的外甥(還是侄子?)都不放過,其手段可比他所鄙視的佛獄咒世主,就算滌世清氛曾短暫駐留,如今也是一絲不存。但若回想起他所說慈光之源消失,四魌天樹崩毀,那其他人也將不存,這不禁讓人對慈光之源產生好奇了,可是就算慈光之源左右四魌界的存亡,師尹也沒資格淘汰他人的權利,就像股哥說的,手段值得商榷呀!

    孔雀的替身偶眼神實在是太囧囧有神了啦XDD

    祈★ 於 2011/01/16 16: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