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頭向上.gif 爆米花準備好,開戰柳@吃爆米花.gif 

 

 

 

 

 

《傳說VS神話》

 

地者率領二尊要追殺搬家中的極道先生等人,雙方展開一場激戰。這一幕重點是在拱阿修羅和地者的一對一之戰,所以其他人的武戲就隨便被敷衍過去了,否則上星期極道先生在盧卡和笨帝的輔助之下就能用封魔訣對付二尊,這次還加上天狼星和夜神,怎麼會逃不掉呢?再說我覺得夜神學到寧之卷後實力似乎沒變強,他本來程度就不差了,學了寧之卷後還是經常用打帶跑的游擊作戰方式,和其他武經持有人(嘯日猋除外)強悍的實力相比就差多了。如果要說是修為的問題,夜神可是死國千年奇才耶!連天者都認同他的實力,怎麼會一點發揮都沒有呢?

 

 

極道先生被地者打一個飛出去,嬌軟的身子跌進一個結實的胸膛裡,極道先生含情脈脈地回望,原來此人正是甦醒過來的阿修羅。極道先生還很曖昩地說"這就叫做英雄救、英雄嗎",語氣中有掩飾不住的欣喜,尤其是那個頓點相信大家都沒漏聽啊!怎麼感覺極道先生和醉飲皇龍互動就是大嫂威武妻管嚴的語氣,但和阿修羅說話的語氣就有種截然不同的嬌羞咧~~~盼了那麼久阿修羅總算復活了,不知道極道先生和他會有怎樣萌死人不償命的互動柳1215507217.gif

 

 

怎麼不是公主抱咧(喂)◎

 

 

畢竟是死國之人,阿修羅不想徒增無謂的傷亡,決定與地者釘孤支。這場武戲沒有拍出生死決該有的緊張和熱血,戰況整個就是一面倒,感覺地者就是這樣草草敗亡了,後面還藉著天者的口中說明地者為了武魁的尊嚴不願使用他人的武學滅之卷。我是覺得這根本就是硬拗嘛!死國本來就不是什麼正派人士了,而且地者之前退兵的決定也很果決乾脆,怎麼會在這個死國極需要人力的時刻,為了尊嚴什麼的讓自己丟掉性命?再者身為武魁神話,實力相差如此懸殊當真看不出來嗎?

 

 

反觀阿修羅,戰得一派從容餘裕,還能來個兵器大觀,手中戰火演出變身三部曲。其實我還蠻喜歡戰火的,人面裝飾整個就很有古埃及的風格,色調搭配也很有金屬的冷冽感,道具組真的厲害!對阿修羅來說,為了不想造成苦境生靈塗炭,和地者一決是不得不為之事,儘管他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但心中肯定沒有一絲喜悅。地者和天者同為死國的創造之神,沒有地者就沒有今天的阿修羅,此等恩情,最後結局竟是為了他境之生命,而必須手刃恩同父母之人,重情重義的阿修羅怎能不遺憾難過呢。但今天如果換個角度想,天者不要那麼多的算計,對死國內的生命給予該有的尊重與寬容,搞不好阿修羅和夜神今日就是死國的頭號戰將,甚至連火宅佛獄都得多一份忌憚呢13.gif  

 

 

◎戰火三種不同的形態◎

 

 

 地者臨終之前最後的惦念,仍是最親愛的天者小天使◎

 

 

 

 

 

《薄情館淪陷》

 

實在很難相信薄情館會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被攻佔了,怎麼看都覺得是陷阱,雖然我和劍子沒有很熟(戲齡不長咩),但以他三先天的智慧加上黑枒素的裡應外合不可能沒察覺咒世主的計劃,而且譜君刑還會想到趕快通知天者,但志滿天卻遲遲不見動作,可見集境對於佛獄的逆襲並非被矇在鼓裡。一直咒別人早死的志滿天這回死在太息公的手上,看來點了滿臉痣也是逃不過死劫啊!更悲劇是還常常被叫錯名字(鴉魂先生和太君治院主大人請出列)XD

 

 

慕容情除了是隻很會唱歌的鳥之外也很能打,目前看不出來他有練兵甲武經,但憑著自己武學也能擋下咒世主的裂之卷第二式,只能說咒世主愈來愈輕敵了,之前對付南風不競(啊~)和楓岫主人、苦集聯軍和鬼谷藏龍都使出裂之卷最上式了,敢情是瞧不起沒有歌聲當武器的慕容情囉。之後天者來到,擺明要力保慕容情,看來即使萬妖爐已功成,慕容情對死國還有可用之處。阿多霓失聲這一招不只可以暫時拖延天者對慕容情的利用,還能挑起佛獄和死國之間互相猜忌,真是絕妙的計策啊!

 

 

劍之初不止一次以欣慰的口吻讚嘆一羽賜命這位盜驪弓的傳人,看來他十分欣賞這位來自慈光之塔的耿直小朋友。只是劍之初目前的實力深不見底,棄劍的他居然單手就能擋下小羽(開始取綽號XD)的攻擊,也難怪他人都離開了小羽還呆立在現場變成一二三木頭人。

定格許久,小羽終於又有了動作,此時醜劍客出現。也許醜劍客是擔心小羽受到實力不如劍之初的打擊而喪志特意前來安慰一番,但小朋友年紀小(?)志氣高,反而更打定主意以劍之初為目標繼續努力,企圖再造慈光之塔第二個驚嘆。和其他同鄉背後另有目的的心思不同,對小羽來說,劍之初的棄戰污辱了所代表的慈光之塔,這是他最無法原諒的事。至於慈光之塔居然和火宅佛獄勾結陷害雅狄王一事想必他完全不知情,如果知道了真相肯定會大受打擊吧!我還蠻期待小羽和劍之初後續的互動(慕容情別怪我嘿),感覺劍之初對小羽而言將是亦師亦友的存在,只是耿直的小羽一直讓我有種早晚會被犠牲掉的不安啊(攤手)。

 

 

 

 

 

《一波方平一波又起》

 

上次偷襲擎海潮的果然是渡翛年,那是什麼硫酸地獄啊,居然只化了皮卻蝕不了骨,還是應該說渡翛年天生體質好?羽鷺為了救心儀的一頁書,甘願犠牲自己的生命靈元調和天地靈氣,結果三人無事,自己卻因傷暫時眼盲。當飛鷺不支倒下時,明明好幾個人離她那麼近,偏偏就要一頁書飛身過去接住她,真的要這麼刻意嗎?看看飛鷺的少女心和想想一頁書的金頭造型,我只有....

 

 

功成之後,香獨秀還臭屁了一下自己以前在集境幫助了許多人因而受到器重,怎麼我們大家看到的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咧?而且香獨秀還被視為麻煩人物,不要以為大家都忘記當初十鋒流下的那一大滴汗了啊(嗚...十鋒...)。

 

 

翎婆長老說飛鷺會失明是因為生命靈能大失的影響,因此一頁書主動要幫飛鷺尋找醫治的方法,但必須先找到阿多霓。此時翎婆長老從飛鷺言行中才發現飛鷺對一頁書的感情,還在那猶豫要不要對飛鷺說明一頁書的【身份】。哪尼?身份?意思是說飛鷺不知道什麼叫【出家人】嗎?還是她根本不知道一頭烏黑摻銀絲的長髮加上帥氣的長相加上一點都不清心寡慾的火爆脾氣的一頁書其實是出家人?歹誌大條了翎婆長老妳嘛卡緊共!不過我看已經也來不及了,少女心是很可怕滴968265.gif

 

 

◎ 翎婆長老:吾現在才發現,吾之頭飾不見了

 

 

任務圓滿逹成,香獨秀回到薄情館準備好好來個溫泉浴,完全沒顧忌薄情館已經易主,對於門外看守的佛獄士兵也不以為意,輕輕鬆鬆過關斬將,只不過來到浴池前看到雪非煙早已面目全非時,忍不住慘叫出來,聲音之淒厲連佛獄士兵們都以為香獨秀慘死在裡面,結果衝進去想收屍反而被香獨秀拿來發洩心中的怒氣。那一聲慘叫很有笑點,黃總最近是壓力太大嗎?怎麼都喜歡配一些像香獨秀太息公之類愛鬼吼亂叫的聲音啊XD

毒打一番後,香獨秀如入無人之境般安然離去。我說咒世主啊,好不容易(?)拿下薄情館,你就這樣丟著不管嗎?連有人闖進來都不知道,佛獄就不能派些有頭臉的人來駐守嗎 = =

 

 

◎ 香獨秀:沒了,才知道什麼叫沒了496e0106431b9.gif

 

 

 

 

 

《失去籠子的鳥》

 

嘯日猋果然沒死,被醜劍客送來給劍之初醫治,劍之初將他藏身在碎雲天河洞內。薄情館被佔後,慕容情來到碎雲天河告知自己已經無家可歸。這兩個人的對話實在很有萌點,就是一個小傲嬌在欺負一塊木頭。從兩人的對話中看起來慕容情似乎也有意支開劍之初,但就不知道阿三的要求又是怎麼一回事。其實我覺得慕容情對劍之初的立場有點搖擺不定,一下子不希望他沾染俗事,一下子又要他對來自慈光之塔的麻煩正面迎擊,真是兩套標準啊!不過慕容情對劍之初答應救嘯日猋的決定並未動怒,反而又做個人情給劍之初,而且慕容情說為了讓劍之初對他虧欠愈來愈多,有事他絕不隱瞞,這話聽起來分明就是在撒嬌了嘛3576980579_79ccd0cd1a_o.gif

 

 

這次新登場的慕容情補師朋友---愁未央,外型看其來實在是很.....路人,遠拍時還有點像那個誰?噢想起來了鬼祭宗煌(丸太郎)啦。慕容情號稱自己莫容情,刀子嘴豆腐心,連好友愁未央都奉勸他得失心別太重,否則就是辜負了慕容情這個名字啊。每隔一陣子霹靂就會出現一些讓戲迷覺得戲路相像的角色,像問劍孤鳴與失路英雄,這個愁未央倒是讓我想起藥如來了。是說我覺得慕容情的聲音變得跟他初登場時不一樣了的說@@

 

 

慕容情被九妖翼姬帶至死國,天者希望慕容情為他獻唱,並且不願說明阿多霓的歌聲對他還有何幫助,看來是還不知道慕容情失聲之事,譜君刑這傢伙通報不完整,失職。但阿多霓的歌聲對死國想必還有極大的助益,否則天者不會如此客氣,至少慕容情現在可以在天者的保護之下暫時免去咒世主威脅,順便讓雙方的結盟破裂。

 

 

 

 

 

《還有得拖》

 

無言了,短說唄 = =

嘯日猋傷勢已無大礙,但因為打擊太大而不願醒來,這時就要出動狗血大隊來輸血,這位大隊長就是丟著情人不管的劍之初啦,醜劍客告訴劍之初關鍵就在玉傾歡身上。我不知道那位編劇是有白髮控還是太愛這一對了,總是有灑不完的狗血,事件一波接一波演不完倒是可以媲美本土八點檔了。現在又要搞個恢復記憶>懊悔悲慟>相擁而泣,然後咧???

 

 

現在劍之初居然還想讓嘯日猋修練生之卷,記得之前咒世主和凱旋侯說過憑【區區】御天五龍的實力兵甲武經修練太多卷身體會承受不住,也就是說戲迷們就等著繼續被瓊瑤式生離死別的爛梗折磨吧!不管編劇再如何強調嘯日猋是因為精神不穩定所以才會造成悲劇,可是這樣的編法真的太不合理,一個要求兄弟(漠刀)放下滅族之恨與摰愛.....咳嗯,摰友之仇的人,如今卻是這般沒有同理心,是非不分?

 

 

劍之初也有自己的感情問題(慕容情退下不是說你),現在又覺得那幅畫像應該不是他母親,不然他的戀母情結就嚴重到令人髮指的程度了。劍之初說他窮盡四魌界也找不到的她,應該就是那個【他】吧11.gif 

至於醜劍客的身份,很多人都猜是春暉院(應該沒記錯吧)的院長,也就是造成嘯日猋精緒不穩定起因的人。因為對嘯日猋懷著歉疚之心,所以才會這般拜託劍之初幫忙,很好,愈扯愈遠了。

 

 

 

 

 

《傳說、天才、奇才》

 

終於如願救回阿修羅,極道先生喜孜孜地提酒和阿修羅共飲,順便撫慰一下阿修羅的心。其實我覺得阿修羅也是個前後性格差很大的人,他說他尊重生命,但莫汗走廊無疑是個會殘害他境生命的存在,而且當時並未看到他的絲毫憐憫,現在突然搖身一變變成愛護生命的大好人,有點跳痛老實說,啊反正現在設定就是這樣啦。就算是原本的阿修羅我也不覺得他是令人咬牙切齒的反派,畢竟他也只是想幫死國找出路,以和平的手段來解決根本是不可能的空想(苦境也有很多野心者);但現在阿修羅沒了霸氣,想的都是他境之生命,嗯~又是一個像銀鍠朱武的背骨囝仔XD

 

 

極道先生真的很神奇,視劇情需要可以擁有不同的技能,現在還會鑄造武器,所以大家就不用再質疑漠刀(嗚....)的刀是怎麼修復的了。他和阿修羅合力為天狼星鑄造一把新鐮刀,總算不必再看天狼星兩手空空吃悶虧了。現在老中青三代要合作共抗天者,夜神把寧之卷交出來讓阿修羅也學一下會不會比較保險咧 ^)3^

 

 

 

 

 

《轉性甘五摳零》

 

地者的遺體被帶回天者面前,天者居然會露出如此悲痛的神情,真是俺把利法波(unbelievable)啊!一向自視甚高、視生命如草芥的天者為了地者之死他、落、淚、了!!!然後就說了前面提過很離譜地者為了尊嚴沒使用滅之卷,我的感覺是這話聽起來其實很諷刺,言下之意就是地者自身的武學不夠強,為了守住愚蠢的尊嚴還丟了性命。以天者被塑造的形象看來,地者不過是他可動用,一顆比其他人尊貴一些的棋子,我永遠忘不了地者對天者的行動提出問題時,天者對地者說:吾之眼界,豈是螻蟻可以明白。這樣的天者很難讓我相信他是真心哀慟地者的死。

 

 

之後天者來到不毛礦坑,不止解開無界尊皇的封印,還給了他力量去救鬼薄英,並且連滅之卷都送給他。等等!送寶送裝備這不是要砍帳號的人才會做的事嗎?天者表示自己要和阿修羅一決生死,並且不再踏入死國之地,這怎麼看都是騙局,因為天者沒將自己身為啻非天真正的實力以及萬妖爐變成螃蟹爐一事和盤托出,感覺上就是先給無界尊皇來點甜頭,然後再讓苦肉計慢慢發酵。因為無界尊皇似乎有個性有點懦弱,這種人耳根子最軟,加上天者又是他的親哥哥,怎麼可能放任他不管呢!這下天者就可以拱無界尊皇為他做事了。

 

 

 

 

 

《略城的大人該汗顏》

 

小鬼頭禁不住良心的煎熬,把他看到義父可疑的舉動都說給惜夫人聽,可是怎麼就沒提到赤子心要殺失路英雄之事呢?算了,惜夫人若知情,恐怕還是會昧著良心幫他掩飾真相吧,到時候小鬼頭反而惹禍上身,不講也罷。將劫隨逐出略城後,惜夫人來到銀盌盛雪對擎海潮告知此事,但仍絕口不提赤子心的異樣。惜夫人啊惜夫人,自古忠孝難兩全,一個稚齡孩童都明白捨孝盡忠這個道理,惜夫人妳還不願意睜開雙眼,把那蒙塵的智慧拿出來撢一撢曬一曬太陽嗎?

 

 

念在小鬼頭的求情,惜夫人沒殺了劫隨,回到含恨十竹劫隨見到大難不死的渡翛年。渡翛年強迫他繼續潛伏在略城被拒後,使用歇之卷殺了劫隨。我很想知道雅狄王是以速成法的方式撰寫兵甲武經嗎?不然怎麼人人都學得那麼快?而且兵甲武經那麼強,但卻是男女老幼不論根基高低大家都可以學(除了南風不競曾走火入魔XDD),這樣跟以前所謂的蓋世神功設定有很大的出入耶!像一頁書的叭噗龍神火也是得修行百年才行,難不成四魌界的武學是特例!?

 

 

殺了劫隨之後,渡翛年又很輕易地搧動一頁書去對付略城替他報仇,一頁書進入略城看到赤子心就起了殺心。欸欸我說大師啊,姑且不論赤子心是不是邪化了(況且一頁書也不知道),惜夫人利用九韶遺譜換取赤子心的復活已是不爭的事實,你有必要再讓人家死一次嗎?真要這麼兇殘?這時突然出現解危的鬼谷藏龍著實讓一頁書直呼跨丟鬼,究竟鬼谷藏龍是活人還是屍變?有江湖傳言鬼谷藏龍是鬼梁天下第二,安捏嗯斗金恐怖@@

 

 

 

 

 

《就是御姐控》

 

當初羽鶯會拜託失路一劍成全是要用自身的血啟動一個陣法機關,原本就是為了穩定天地靈氣而施法的羽鶯,施術過程中被誤信村民的失路打斷了。羽鶯不僅沒有怒氣,反而用自己的生命來摧動法陣,拯救了包括誤會她們的村民在內無數條人命。只能說霓羽族生性善良,聽完失路的說明,連在軍督魔鬼訓練下成長的孔雀也不怪他了。孔雀為了阻止有傷在身的失路趕赴略城,兩人花拳綉腿打了起來,孔雀一不留神口罩被失路扯下,是驚為天人嗎?失路動作稍有遲疑之際便被孔雀一拳打暈。果然換皮難換骨,失路底迪就是註定會吸引強勢的大姊姊,從衛清風時期的絕凌笙到現在的孔雀都一樣,註定是弱受啊(喂)

 

 

 

 

 

《其他二三事》

 

師尹要阿三找出某種東西,而且為了到手不擇手段,加上片尾最後有人潛進萬年春,並且目標是翎婆長老,大致上可以推測出此樣物品來自霓羽族,加上神兵的傳說渲染,會是羽衣刃嗎?至於一頁書入魔解藥的最後一物是熾蝶鱗,乃是出自邪天御武之身。我說邪天御武啊(搭肩裝熟)~~~你的皮可以做成刀龍戰袍,骨可以做成影神刀,結晶可以長出不像果,果汁可以長生不老,果肉可以【ㄐㄧㄠˊ】,果殼可以鑄劍,還真是有經濟效益捏~XD

 

 

鴉魂回到集境,對著三位祀嬛傾吐對十鋒的虧欠,也終於落下不捨的男兒淚。這位大哥的戲份已經醬油很久了,現在十鋒死了之後更是整個垮下來,片尾和喪志中的香獨秀對決,應該可以讓他稍稍振作吧!加油阿香!打起精神來啊鴉魂4917c4a0ed5aa.gif

是說鴉魂明明說的是太君治生死未卜,望夜你怎麼自己把他改成十鋒、太君治先後身亡咧(雖然是事實沒錯啦)?

 

 

黑枒素在佛獄的遊走有了效果,他建議咒世主等兩天後一頁書完全魔化,並且殺戮碎島的援軍到逹之後再對苦境全面進攻。雖然凱旋侯主張立刻出兵,但黑枒素早已掌握太息公的支持,加上咒世主的確也擔心早已起異心的死國會趁佛獄戰後衰弱之時來犯,因而二票對一票同意黑枒素的提案。此時殺戮碎島的兵力已經集結,準備開戰了。整兵之前雖然小玄子(棘島玄覺)和小廣子(什島廣誅)之間有起爭執,但其實戢武王心中早有定數。我是覺得雖然小玄子和小廣子的主張不合,但看起來他們的確是為了殺戮碎島著想,真正要擔心的是被雅狄王滅島的衡島後人小元子(衡島元別)才對,我很喜歡戢武王的魄力,超期待他日後的表現

 

 

 

 

 

現在的劇情伍幾水謀冷厚啊(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祈★ 的頭像
祈★

祈的裏意識空間

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