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夫人......箭頭向下.gif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有句成語說【龍困淺灘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用在擎海潮和一頁書身上是最佳寫照。兩人打得昏天暗地如火如荼,由地上打到倒掛在天覆上,先有掌勁相交形成強烈的火花,後又有神兵現世,既不收門票也不收清潔費,圍觀鄉民當然眾多,連集境、死國、佛獄的三大巨頭都帶兵趕赴天地合觀戰。上星期打了整整兩集,雙方極招盡出,到了本週也合該氣力用盡,兩人皆被彼此重創,只餘下三成功力。

 

本來以為為保佛獄未來的最強戰將,佛獄必將採取大動作,甚至不惜與死國和集境搶人,但結果卻沒有。燁世兵權持觀望態度,而佛獄和死國則分別派出凱旋侯和地者趁海天二人虛弱時要殺掉他們。擎海潮死了要比活著對這三強鼎立有利這點不容置疑,但難道咒世主就放任地者殺掉一頁書?還是該說咒世主這人十分沉得住氣?畢竟他若採取行動,那燁世兵權和天者肯定不會坐視,再加上現場還有初次步出薄情館的劍之初坐鎮,咒世主就算想力保一頁書也難吧!

 

原本的海天決變成了大混戰,圍觀鄉民變成死國與佛獄的大軍,身受重傷察覺情況不對勁的兩人決定聯合次要敵人攻擊主要敵人,將殘餘的三分力用在對抗兩方人馬上。兩人好不容易豁命逃離戰場之後,天者原本要追上,劍之初為阻擋追殺海天二人的腳步,已就戰鬥準備姿勢,戰局的焦點瞬間轉變成天者、咒世主、燁世兵權與劍之初。

 

或許是現在的時局還不明朗,不到傾全力而出相互廝殺的時候,四人皆很有默契以掌勁相會。四人各懷心思,對咒世主而言,劍之初身為慈光之塔的驚嘆,自然是同樣來自四魌界的咒世主欲除之而後快的人物,於是便將掌勁轉嫁給劍之初;而天者雖不識劍之初,但見咒世主的行為心中也明白幾分,便也隨著咒世主一同將掌勁推往劍之初。兩人持續施加壓力,雖然劍之初仍是一派冷靜,但四股力量要真落在他身上應該不死也去掉半條命了吧?這時...........

 

 

 

 

 

 

都接收到這般無助又楚楚可憐的眼神,燁世兵權當然無法坐視咒世主和天者合力推倒劍之初囉(羞),於是便施力將那股氣勁推過頭,落在劍之初身後。是說集境早在太息公等人逼殺苦境群俠(喔這個稱呼好鳥)至集境邊線時就表明立場了,咒世主哪還需要責備燁世兵權壞他好事?就算是表面上,但苦集兩地合作已是不爭的事實,咒世主你要勇於承認這個不願面對的真相啊!

 

附帶一題的是,這期解答本有介紹海天大戰的拍攝過程,有些鏡頭操偶師甚至是躺在地上演,也有看到海天兩人被吊高高,動作全靠線控操作,還真是辛苦啊!感謝所有操偶師及工作人員的辛勞,才讓我們看到愈來愈精采的武戲

 

 

 

《蒙塵的智慧》

 

逃離戰團的海天二人各自遇到凱旋侯與地者的追擊,擎海潮被千鍾少所救,一頁書則是被夜神和盧卡救走。千鍾少將擎海潮帶至略城,惜夫人說周天三丹已經沒有了....啊廢話!上次最後一顆被妳浪費在已死的城主身上了啦!而且惜夫人妳真的有在關心這位哥哥嗎?好心的房虹說要將擎海潮帶到自己罕為人知的貝琳宮療傷,但卻被早已變成死國報馬仔的赤子心通報給地者知道。地者在欺負比自己弱小的人總是特別威武,完全不會想到要退兵。貝琳宮被滅,惜夫人的姊妹淘樓斬月為保眾人安全離開,又做了不能說的那兩字,結果慘死在地者的手下。

 

復活後的赤子心不只殺死老破碗,還害死樓斬月及千鍾少一票好友的性命。後者姑且不論,但惜夫人可是赤子心殺死老破碗的目擊證人耶!事後她不止掩埋老破碗的屍體,連良心和真相都一起埋進土裡。這真的是那個名聞遐爾、運籌帷幄的女臥龍惜夫人嗎?看她不止變成復仇鬼,還失了心,真的很想一巴掌呼醒她!她當真以為用九韶遺譜和天者交易自己就是死國的盟友?而且天者隨便唬一唬她,騙她赤子心是因為生前的怨氣未消這種鬼話,她居然當真了!!!除了找上神秘的新組織殺嘯日猋,另外還烙了失路英雄,最後甚至連玉傾歡都要利用! 這這這這這(太息公語氣).....如果城主地下有知,知道自己的夫人崩壞至此,想必也會急得跳腳啊!惜夫人哩嘛咖清醒咧49694e3c7c478.gif

而且惜夫人又怎麼知道可以叫玉傾歡去對付嘯日猋?她應該不知兩人的過往才是啊!就只因為她可以登上九天之頂,還有上次嘯日猋沒殺她?先前伏龍遇見的玉傾歡的確是女先天之姿,但這個形象已經崩壞很久了耶!現在的玉傾歡失憶又柔弱,叫玉傾歡去殺嘯日猋簡直是叫她去送死嘛!惜夫人妳怎麼可以醬子!!!

 

至於葬仇人的神秘新組織,說實在的實在沒多大興趣。那種自翊為賞善罰惡、鐵面無私的組織根本就只是依自己當下的想法在判斷是非對錯,最後不是矯枉過正,就是逆我者亡,什麼天罰天戮天誅的都只是藉口罷了,而且通常都破格得很快(噓!)。

 

一頁書被盧卡帶到萬年春,途中再度遭到癖簫怨的追殺,一頁書雖然身受重傷,但仍記得要護住盧卡,看來他對這小矮人還蠻寬容的。不過畢竟是傷重,面對癖簫怨仍是不敵,危急之際飛鷺用歌聲擾亂盲眼癖簫怨的聽覺,讓一頁書和盧卡逃進村子裡,盧卡也終於從昏迷傷重的一頁書身上取得神子之血。說也奇怪,連殺個人都需要正當名義的組織,想要進入如迷宮般的萬年春,居然是逼問路過的霓羽族人,人家不說就直往人家身上扎針,看吧!果然和他們自許為審判的手段相衝突了,居然對一個無辜的村民動手!還好劍子他們來到解了危。是說我怎麼覺得劍子扮素素扮得很開心呢XDD

 

 

 

《救援投手上場》

 

為了雪非煙的全天候開放使用權,香獨真的要去殺了嘯日猋。雖然個性古怪,但香獨秀仍不失為一個正人君子(喂什麼話),看到嘯日猋身受重傷,香獨秀決定終止任務,反倒還被嘯日猋罵瘋子@@

洗香香重於一切的香獨秀,果然是後天欠水、雙虹倒掛之日火星合月之時出生的人。雖然我很想說秦假仙你還真有效率找到人了,但是為什麼你沒早一點想到呢?秦假仙用千年古泉順利釣到香獨秀幫忙拯救阿修羅,而極道先生也是心領神會,馬上配合秦假仙撒下的餌。一開始香獨秀還錯認羽衣刃只是一根羽毛,細看了之後才發現,嗯~好劍!不過在搶先看裡,香獨秀似乎熱到受不了逃跑了,希望是在成功斬斷萬妖爐的禁錮後啊

 

 

 

 

 

《爭權奪利何時停》

 

就像素素的天問三誓第一問,火宅佛獄內部也是爭權奪利不斷。基本上本體與副體的結構本來就很奇怪,雖說副體是用來監視本體的,但為什麼而監視?至少到目前為止我看不出來副體比本體更忠於王或者佛獄,然後副體又會和本體互相較勁(看太息公的反應好像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感覺起來就好像沒有互相連結的樣子,連副體有二心本體都察覺不出來,根本就像是沒有關係的兩個人嘛,否則素素怎能瞞過本體凱旋侯的耳目,又暗地裡搞無間呢?

 

為了救即將完全魔化的一頁書,素素前往蛹眠之間,雖然取得邪之極血,但手才碰觸邪蛹就被牢牢吸住,還被吸走大量邪元,之前大家猜測素素到底是如何瞞過植物及佛獄眾人的耳目潛入佛獄,原來就是來自師尹所贈的邪丸,但問題是師尹是何時交給他的呢?難道師尹未卜先知,早算出素素必會前往佛獄一遭?

當素素手被邪蛹吸住時突然出現的龍吼之聲不知是什麼,會是咒世主所下的封印嗎?那陣吼聲減輕了吸力,不曉得是不是連帶傷了邪蛹,邪蛹滲出血來才讓素素順利取得邪之極血,否則邪蛹的封印十分堅固,要打破也非易事吧!不過我總隱隱覺得,這個取血的行為似乎開啟了魔王子的復甦之路啊...

 

素素推測邪之源流應該就是來自貪邪扶木,但攻擊扶木欲取樹液時卻遭到扶木反擊,結果被太息公發現。可是太息公卻沒有立刻出手殺了素素,可以看出太息公對素素已經開始降低警戒心。素素先誆說要利用扶木樹液練功以除去凱旋侯,又提及太息公敗戰之罪三公地位恐將動搖,接著再故意說出咒世主最親信的人是迦陵,竟然也就取得太息公的信任,把扶木的樹液親手送到素素面前,不得不說素素你還真會掰啊!我都為你冷汗直流了

 

 

 

 

 

《水遠山高,此情不老》

 

結束了天地合的角力,為了安慰吃味的小情人,劍之初帶著慕容情來到碎雲天河看瀑布(大誤)。

 

劍之初:站在此地,更能感受自身的渺小。


慕容情:~@#%$!^&*(<<<前段不重要)。堂堂劍之初,哪裡渺小?

 

我真的覺得編劇你們一定是故意的.........4acf8939c9937.gif

 

慕容情和劍之初的對話,真的很像夫妻之間的扮嘴。對劍之初答應素素的要求,即使已結束了,但慕容情依舊耿耿於懷;對於劍之初過去及現在所有的一切,慕容情都想了解,所以當劍之初對說出他和素素談話內容稍有遲疑之時,慕容情便不悅,不想聽了。劍之初對於慈光之塔來的麻煩處處忍讓,應該也是來自素素的建言吧!是說慕容情的擔憂也有其道理在啦,畢竟男人只有這一次的保證,就代表永遠都有下一次XD

 

慕容情要劍之初做他自己要做的事,他不打擾,但一雙眼睛卻一直偷偷盯著看。原來素素在飄流幻境online時所撿到的不是劍之初在看的那幅畫,而是生之卷,那畫中女子應該是劍之初的母親吧!那一對手鐲應該是劍之初母親和雅狄王所共同持有,現在素素將另一只手鐲交還給劍之初,也算是圓了劍之初母親和雅狄王生前不能相守的遺憾,劍之初將兩只手鐲同葬於碎雲天河後面的山壁上。之後劍之初說要請慕容情喝一杯,

 

慕容情:一杯酒,賠罪還嫌不夠


劍之初:就陪你喝到高興。

劍之初你這句話我可以把它翻譯成灌醉之後隨你處置嗎thumb_大笑.gif

至於那生之卷,若說素素沒有學,有人相信嗎?(挑眉)

 

 

 

 

 

《出來混的總是要還》

 

 

殺了赤子心,嘯日猋正式成為人人喊殺的對象,如果乖乖被素素囚禁著就沒事,偏偏他又心魔作祟非得以重傷換取脫逃的機會。先是遇到香獨秀要殺他,好在香獨秀自我感覺太良好不殺負傷之人,而且他和嘯日猋並沒有直接的仇恨。但失路英雄可就不一樣了,為正義,嘯日猋隨時可能濫殺無辜人士;為私情,嘯日猋殺了他的好友赤子心。經過一番長考,失路英雄答應惜夫人的要求(惜夫人妳還真是多方涉獵啊),決意要誅殺嘯日猋。

 

而失去了最珍視自己的兄弟,獨留在苦境的嘯日猋心中不免也感到淒涼。雖然嘴巴說著不在意,但夜深人靜抬頭仰望星空時臉上仍是掩不住的落寞,這時......

 

 

 

再怎樣故做堅強的心也忍不住潸然淚下.......

 

 

 

 

 

《其他二三事》

 

苦集十二人小組果然是用來湊人數的,就連被萬妖爐邪化亦是同樣,還沒做到什麼壞事就成佛了 = =

 

天狼星....看到他我真的覺得很痛苦,自從他的孤星被奪走後就整個很路人,武學路人,連長相有時也變得很路人。看他醬真的很替他難過,好好一個角色就醬淪落到打醬油的地步,原本還以為取回完整的死神之眼會有起色,想不到只是迴光返照,最後也只剩下毫無破綻四字供人莞爾啊!

 

一羽賜命,這孩子愈來愈可愛,明人不做暗事,即使阿三在旁邊挑撥他趁機偷襲劍之初,但他仍決定以自己的方式向劍之初挑戰。面對阿三的叭啦叭啦,一羽賜命被煩到不爽把已揚起的弓射向阿三,嚇了他一跳,真是幹得好啊!只是如果師尹真的是壞人,那一羽賜命最後不曉得會不會被他犧牲掉,希望不要啊....

 

 

 

 

 

 

下兩集,有猋歡就有狗血,敬請期待~囧囧囧

創作者介紹

祈的裏意識空間

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