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79499f5e2218602a05b13f05c6c116.jpg  

赤子心啊QAQ

 

 

 

上兩集的熱血,本週又迅速歸於平淡...

 

 

 

 

 

《方才素某也是一身冷汗啊》

 

 

燁世兵權:(拔劍揮向素素)你以為你能擺弄我嗎?(舉刀走向太息公等人)但是你們侵入集境,便是沒將破軍府放在眼內。

 

軍、軍、軍、軍、軍督啊!事實上你的確被擺弄了啊thumb_大笑.gif

好啦,是帥氣地被擺弄了,可以吧(拭淚)?為避免不必要的犠牲,軍督在背後十步的距離劃下一道分界,說太息公和地者若是能聯手將他擊退十步,集境便袖手旁觀苦境之事。這種一招見分曉的勝負,當然要使出當前最hot.gif 的兵甲武經囉。地者的滅之卷---寰宇盡滅加上太息公的裂之卷---裂宇之濤,共抗軍督的靈字卷最上式---玄掣雷殛!!!........啊咧?不是靈字卷最上式嗎?啊靈在哪裡?好歹也來個靈魂出竅、生靈塗炭、冥頑不靈之類的吧?是劇本寫錯了還是靈字卷是特別的?

軍督果然夠猛,一人獨挑兩人聯手,就在將退至十步時,勉力將衝擊的氣勁卸往足下,止住了後退的腳步,並且藉著身後的集境雜兵們壯大聲勢,成功趕跑地者等人(地者OS:因為人家今天沒帶阿修羅來嘛哭哭),而太息公縱使心有不甘,但盟軍都已經先落跑了,也只能下令撤退。苦境各大據點都被滅的現在,素素居然要眾人前往寒光一舍集合,這....我記得寒光一舍不是已經被刀無極給毀了嗎?

 

危機解除後,素素和千葉兩人立刻商談對策,決定先把雅狄王的遺書送往殺戮碎島尋求合作,但要前往殺戮碎島得先經過佛獄,而且佛獄偵測味道的植物還真是多,又是扶木又是妖樹的,簡直就是個園藝中心,這也難怪咒世主那麼渴求太陽,畢竟空氣、水和陽光是植物生長的三大要素嘛~雖然可以靠火獄聖令打造的護身符和千葉提供的土撥鼠進入佛獄,但要如何見到戢武王並引他入局仍是最大的問題。

 

 

 

 

 

《阿修羅拆了我的房子,我要罰他做我的朋友才能干休》

 

死國與佛獄想要共享苦境六大靈脈,分別是雲渡山、琉璃仙境、拂櫻齋、嘯龍居、百濤略城及薄情館。死國的下一個目標正是嘯龍居。

看到小小隻的笨帝抱著夜神,夜神一付無奈樣,突然覺得夜神以後一定是個好爸爸XD~隨著矮人兩兄弟涉入漸深,笨帝恢復正常的時間似乎也更加頻繁,總在需要線索解惑時,用他博學多聞及對魔法界的知識及時助大家一臂之力。這次也是他適時告知夜神六大靈地之事,才救了極道先生一命。也不知道為什麼,極道先生就一直對阿修羅保持高度的興趣,非但進入嘯龍居不要求他脫鞋(這是重點),還一直很主動地想和他做朋友,天尊大哥屍骨未寒,難道極道先生你已經急著尋找第二春了嗎你說啊你說啊f_4037499_1.gif

 

 

據說凱旋候有兩個副體,其中一個是很久以前就來到苦境,而且潛伏在擎海潮的身邊探查他之實力。那應該就是老乞丐、大鬍子和白毛仔三人之一吧?以目前的佈局來看,白毛仔的戲份最多,所以應該就是他了(喂不是這樣猜的吧)。佛獄沒殺死玉傾歡,又很剛好地被白毛仔撿到送至被佛獄暗中觀察的擎海潮那,怎麼想都有點巧合,該不會玉傾歡的失憶是他動的手腳吧?不然也失憶得也未免太徹底了,而且不過是受重傷就忘了心愛的人這個理由也很離譜啊。

 

 

 

 

 

《阿香,你看不出來我卡到陰了嗎》

 

一羽賜命果真了得,破解連撒手慈悲都沒把握能破得了的劍陣,劍陣被破後,化為一道劍光飛進薄情館的廢之間,被撒手慈悲看到。撒手慈悲兩次直接撞門進入房間,對照館主及香獨秀的淡定顯得既唐突又好笑。也許是失態及被耍的不甘心,撒手慈悲居然欺負起怕鬼的香獨秀,還說厲鬼在他身後,說得香獨秀冷汗直流,害怕的香獨秀好可愛啊!這是香獨秀得知慕容情真正身份後第一次登場,情愫什麼的皆已化無,真可惜,身為男人的慕容情其實還是很可口啊

 

說也奇怪,成功破陣之後,一羽賜命反倒不像上週那樣自信滿滿反嗆撒手慈悲無能,而是變成一個簡直判若兩人,謙恭可愛的後輩!?還傻傻地把對劍陣的了解說給撒手慈悲聽,完全沒想到撒手慈悲只是在虛張聲勢。只不過撒手慈悲算盤雖然打得精,卻錯估了一羽賜命的人格,人家才不像他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當初本想用神源逼出楓岫,卻反而平白送給阿修羅;現在為了引出劍之初,又不惜殃及薄情館內其他無辜,難道這才是慈光之塔本色?話說出身秀士林的撒手慈悲好像很看輕貧士林,是因為貧士林的人都很窮嗎(被打)?大家都是慈光之塔的撈祥(老鄉),相煎何太急呢?

 

↑此人是劍之初?看來留著和嘯日猋一樣狂野的鬢角

 

 

 

 

 

《若感染風寒,豈不是吾之過》

 

一身金光閃閃的衣裝,怎能襯托出入魔者的陰鬱氣息呢?本週一頁書換上全新的勁黑酷裝,雖然入魔了但胸前依舊不忘戴上佛珠。我覺得編劇對一頁書入魔的描寫有點粗淺,說入魔又不像入魔,有點搞不懂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態。對於翎婆長老及飛鷺,一頁書顯得平靜溫和,甚至還說故事給飛鷺聽,飛鷺聽著聽著睡著了,他還擔心她睡在外頭若因此受風寒便是他之過。這,我只知道一頁書是打王機,正義凜然,但卻不知道原來鐡漢也是有柔情的!看來入魔並非壞事嘛,不止可以藉機還俗,還比從前更加溫柔體貼.........................屁啦!!!這根本是故意製造一頁書與飛鷺更多肢體碰觸以產生曖昩情愫的藉口!一向被當做神聖的祭子看待,遇到這種感情事,只怕陷得更快吧?看飛鷺盯著一頁書的眼神,就知道她愛上他囉!就連那種高八度的聲音,聽在飛鷺耳裡也像是媲美阿多霓歌聲的美妙催眠聖品吧>w<

 

渡翛年來到萬年春,先是訝異一頁書外表為何變得如此之大,一頁書也清楚自己的外貌確實和以前不同,但卻一點都不覺得奇怪(虛象,一切都是虛象,長頭髮而已)。雖然對女性溫柔體貼,但只要和佛劍及劍子兩人扯上關係,一頁書頓時變得不可理喻,暴怒異常。前一刻還讚賞鬼谷藏龍為人正派,下一秒馬上懷疑他和佛劍、劍子兩人有掛勾,佈棋局設計他......囧~也因此,渡翛年三言兩語就說動一頁書前往略城幫他奪回九韶遺譜。

 

翎婆長老和阿多霓一樣只想和平渡日,但渡翛年說歷代祭子為傳承天命皆早逝,然後又問翎婆長老忍心看飛鷺走上和她相同的命運嗎,難不成翎婆長老以前也是祭子?但既然說是早逝,又為何會說和翎婆長老相同命運?翎婆長老明明就活到很老了啊......渡翛年以飛鷺的將來為藉口要翎婆長老勸阿多霓回歸霓羽族,看來翎婆長老很疼愛飛鷺,因此心態有些動搖了,但她卻不知道渡翛年背後真正的企圖與動機啊!

 

原來失路英雄之所以會執著於正義的意義,起因是當年答應霓羽族羽鶯祭子的懇求殺了她。一劍貫穿羽鶯祭子後,她的血似乎啟動了某個陣式或機關。明明是受祭子所託才動殺,為何失路英雄要感到虧欠?而且卑鄙的渡翛年還理所當然地利用這份虧欠想要驅使失路英雄幫他殺鬼谷藏龍、奪九韶遺譜。好在失路英雄不是失智英雄,以正義之名,斷然拒絕渡翛年的要求。後來渡翛年要失路英雄去找出一個左手腕上有孔雀金痕的女子,此人很明顯就是軍督的殺人兵器孔雀嘛~而且顯然是怕人家不知道所以才特意取這個名字是嗎?是說渡翛年說聖脈不能斷的意思,應該是要阿多霓留下後代吧?那為何非要孔雀不可?難道說就和阿多霓一脈一樣,有另一脈的族人是專門提供阿多霓繁殖專用(踹飛)?!

 

↑一頁書望著眼前的祭台,是否想起他在雲渡山棲息的那塊大石頭?想試坐看看嗎XD

 

 

 

 

 

《只要將我帶回故鄉,再見到雙日淚星,就一定會再想起兄弟》

 

天刀和漠刀兩人將火獄聖令交給鬍說八刀後,一聽到霜兒要做飯,漠刀馬上轉身告辭,也對啦,現在沒有御不凡拿胃藥給你了霜兒的便當真是讓人永生難忘啊!

告別鬍說八刀後,兩人找到嘯日猋,天刀說要帶嘯日猋回上天界,但失去有如直逹專機的兵權,要回去只能藉由火宅佛獄一路往上走。一直以為御天五龍在上天界的身份很尊貴,但原來他們只是獄卒兼打雜的,而且嚴重違反勞基法,每十二年一次的雙日蝕才可以休假聚在一起,之所以醉飲黃龍兄弟情結這樣嚴重,刀無極背叛上天界,御天五龍有難沒人來救,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脈絡可尋啊!而且上天界在五龍重塑人形期間,居然對從自己土地逃離的禍害不聞不問,如果不是楓岫指引、羅喉出手,等到小龍仔長大記起一切,那後果可真是難以想像。所以上天界感覺起來就像是個獨善其身,不食人間煙火的境界,難怪除醉飲黃龍之外,其他四龍都寧可留在苦境。

陷入瘋狂又做出難以挽回之事的嘯日猋當然不可能乖乖聽話,天刀和漠刀聯手要將他擒回,想不到嘯日猋竟打出神字卷之招,原來兵甲武經並不受限於兵器種類,但既然神之卷可以用掌和出刀,那為何天之卷用劍的丘伯就不能學呢(丘伯:因為編劇不讓我學啊(Q__Q)?雖然嘯日猋已學會兩部兵甲武經,清之卷不日必也將為他所學,但以現在刀龍變刀蟲的劇情來看,學再多本仍舊是敗啊!搶先看有看到嘯日猋似乎又被凱旋候痛毆了= =

 

 

 

 

 

《每一個孩子都有一個共同的心願,就是不希望看到自己的阿娘流淚》

 

赤子心終於不負眾望(?)慘遭嘯日猋殺害,也不知究竟是根基不夠深還是怎樣,擎海潮只說要讓赤子心遭遇挫敗後再教他更上一層的武學之招,但卻忽略這個臭屁的小鬼愛炫耀的本性,只學個清之卷一招半式便自認為打遍天下無敵手,生平的第一次挫敗其代價竟是斷送生命啊!可憐他正要成家,正要擔起略城未來城主應盡的責任,學習如何守護身邊的人,但卻終究躲不過編劇的毒手,一個體貼乖巧的孩子就這樣被玩死了.....

天之卷出招的樣子看得我囧囧有神,一下子是掩面跪地我不看我不敢看,一下子又是痛哭流涕,這跟欲置人於死地的殺招大大違和啊!!!感覺很像那種B級恐怖片,殺人魔一邊狂砍人一邊哭泣,有點毛毛的不氣味內(冷顫)

話說,雖然嘯日猋恨不得將赤子心拆吃下肚,但至少還算君子,在等待清之卷送來的期間,沒有對綁在木樁上的赤子心加以凌虐。其實我在想,要是玉傾歡沒有一同出現在孤雛嶺,也許赤子心還有活命的機會。她對嘯日猋冷淡不識的態度,以及從她口中說出關心別的男人的話語,對已經陷入瘋狂的嘯日猋來說不啻是一大打擊,也難怪他會不顧一切排除所有阻撓他的障礙,因此可憐的赤子心當然就首當其衝了。對於嘯日猋剛開始失去玉傾歡的突變(說轉變還太客氣)我原先是很不諒解,但現在的劇情走向來看,我覺得他其實很可悲,心理狀態原本就不是很正常的他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到打擊,本身個性又很奇怪,出了事從來不想把要把事情查明清楚,也不和身邊的人商量,把自己侷限在一個走不出去的死胡同裡,搞到現在誤認眼前的表象即代表一切,才會做出砍兄弟,亂殺人等令人難以原諒的憾事啊4975a8e7a0e4c.gif

 

赤子心等不到惜夫人的周天三丹,被帶回略城後,在父親的懷中斷了氣。略城從日前的大喜壽誕,如今變成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喪祭。惜夫人望著赤子心送她的子母雙珠金簪,回想赤子心貼心地用金簪來比喻,說惜夫人在他心中的地位連心愛的豔無雙都不能取代的話語,更是淚如雨下,連身為略城之主的鬼谷藏龍也忍不住淚水大珠小珠落玉盤。不過我說城主啊,我知道你很難過(老師請下歌),可是你這樣把眼淚滴在亡者身上這是大忌啊!你是想要赤子心捨不得離開嗎?那一幕城主用手絹拭去赤子心臉上滴落的淚水拍得很感人,細膩的操偶動作,真的能感受到城主心中那份疼惜與悲痛啊!

 

↑那個....鞋拔子城主(小聲),不要再擦了,眉毛都快被你擦掉了...

 

擎海潮聽聞赤子心驟逝,也急忙趕赴略城,雖然他沒有像城主夫婦釀傷心落淚,但心中想必也是十分不捨這個可愛的外甥吧?正當赤子心的遺體被緩緩蓋上棺蓋時,一頁書出現鬧事,強硬要索討九韶遺譜,只對女性溫柔的一頁書,完全不在乎略城正在辦喪事。此舉惹怒了擎海潮,原本就已經因赤子心之死而悲痛的情緒,遇上無理取鬧的一頁書,想必再也忍無可忍!下一集最矚目的,就是這兩人的對決啦1215686223.gif

 

 

 

是說久住米國的阿記要回台了,搞不好我又要無限期休刊啦哇哈哈~~~

 

《只要將我帶回故鄉,再見到雙日淚星,就一定會再想起兄弟》

 

天刀和漠刀兩人將火獄聖令交給鬍說八刀後,一聽到霜兒要做飯,漠刀馬上轉身告辭,也對啦,現在沒有御不凡拿胃藥給你了霜兒的便當真是讓人永生難忘啊!

告 別鬍說八刀後,兩人找到嘯日猋,天刀說要帶嘯日猋回上天界,但失去了有如直逹專機兵權,要回去只能藉由火宅佛獄一路往上走。一直以為御天五龍在上天界的身 份很尊貴,但原來他們只是獄卒兼打雜的,而且嚴重違反勞基法,十二年才有一次休假日可以聚在一起,難怪醉飲黃龍兄弟情結這樣嚴重,刀無極壓根兒不想回上天 界,御天五龍有難沒人來救,這一切都是有跡可尋啊!而且上天界在五龍重塑人形期間,居然對從自己土地逃離的禍害不聞不問,如果不是楓岫指引,羅喉出手,等 到小龍仔長大回想起一切,那後果可真是難以想像。所以上天界感覺起來就像是個獨善其身,不食人間煙火的境界,難怪除醉飲黃龍之外,其他四龍都寧可留在苦 境。

陷入瘋狂又做出難以挽回之事的嘯日猋當然不可能乖乖聽話,天刀和漠刀聯手要將他擒回,想不到嘯日猋竟打出神字卷之招,原來兵甲武經並不受限於兵器種類,那當初丘伯和少獨行為什麼不練天之卷呢(丘伯、少獨行:因為編劇不讓我們練QQ)?雖然嘯日猋已學會兩部兵甲武經,清之卷不日必也將成為他之所學,但現在刀龍變刀蟲的劇情來看,學再多本仍舊是敗啊!搶先看有看到嘯日猋似乎又被凱旋候痛毆了= =

 

《》

 

死國與佛獄想要共享苦境六大靈脈,分別是雲渡山、琉璃仙境、拂櫻齋、嘯龍居、百濤略城及薄情館。死國的下一個目標正是嘯龍居。

看到小小隻的笨帝抱著夜神,夜神一付無奈樣,突然覺得夜神以後一定是個好爸爸XD~隨著兩兄弟涉入愈深,笨帝恢復正常的時間似乎也更加頻繁,總在需 要線索解惑時,用他博學多聞及對魔法界的知識及時助大家一臂之力。這次也是他適時告知夜神六大靈地之事,才救了極道先生一命。也不知道為什麼,極道先生就 一直對阿修羅保持高度的興趣,非但進入嘯龍居不要求他脫鞋(這是重點),還一直很主動地想和他做朋友,天尊大哥屍骨未寒,難道極道先生你已經急著尋找第二 春了嗎f_4037499_1.gif

 

 

據說凱旋候有兩個副體,其中一個是很久以前就來到苦境,而且潛伏在擎海潮的身邊探查他。那應該就是老乞丐、大鬍子和白毛仔三 人之一吧?以目前的佈局來看,白毛仔的戲份最多,所以應該就是他了(喂不是這樣猜的吧)。佛獄沒殺死玉傾歡,又很剛好地被白毛仔撿到送至被佛獄暗中觀察的 擎海潮那,怎麼想都有點巧合,該不會玉傾歡的失憶是他動的手腳吧?不然也失憶得也未免太徹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祈★ 的頭像
祈★

祈的裏意識空間

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