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是無界尊皇開啟忌血之路,那就是漠御這對展開我的腐女之路(炸)

 

會轉貼這篇文,實在是因為太有愛了

所有的漠御文中,最愛的就是這篇,淡淡的,讀完後卻有種久久不去的惆悵感。

人物性格描寫鮮明,雖然是上天界架空的故事,但可以自然而然地和原劇中角色形象相融合,是值得一讀再讀的好文。

 

然後最重要的一點,這是BL文!所以無法接受者,請出門直接左轉(為何是左轉這點不討論)

 

 

此文經過原作者同意轉貼,原出處在此

 

 

——————————————————————  
 
 
 
 
 
 
上天界有一種職務叫做弼馬溫。  
 
主要職務就是遛馬,要保證馬匹健康,體形優美,跑得快,心情好。  
 
 
 
弼馬溫禦不凡今天正在遛一匹白馬。這匹馬據說有龍的血統,很高貴。  
 
是不是真的有龍的血統禦不凡是不知道,這匹馬喜歡去海邊遛彎是真的,一看到任何龍的圖案就會興奮也是真的……  
 
 
 
禦不凡一邊遛馬一邊鬱結。我為什麼要做這個工作啊我……  
 
其實禦不凡不是其他普通的上天界人民,他是雨仙一族的。  
 
雨仙一族除了顧名思義能祈雨——那取決於能力的大小,還有一個別的特色。這個特色導致這一族的女孩子都特別容易嫁出去,很受上天界男性的歡迎。具體特色……唔,有點少兒不宜……  
 
……  
 
好,繼續說禦不凡遛馬。  
 
禦不凡騎著高傲的白“龍”馬,終於到達了美麗的北海。北海這地方很好,氣候溫和濕潤,海岸旁邊不遠就有一個淡水湖,水草豐美,很受各種馬匹的歡迎。  
 
白“龍”馬到了海邊撒蹄子亂跑,禦不凡就在馬背上被亂顛。  
 
“像我這麼斯文的人,為什麼會養出這麼頑劣的馬!”  
 
馬不理他,繼續亂顛。  
 
禦不凡說……  
 
禦不凡哪兒還說得出話,他覺得自己的內髒快顛出來了。  
 
 
 
 
 
 
 
紫芒星痕這一天難得不當宅龍,出來遛彎。  
 
能讓他從水底浮上來的主要原因是邪影白帝今天不出去遛彎。  
 
 
 
有白帝在的地方,真難呆……這孩子太活躍了。  
 
紫芒星痕一邊往北海水面上浮一邊想,一邊把龍須在水裏涮啊涮。  
 
 
 
簡單的說,一條很大的龍,把胡須在水裏涮,就等於在水裏搖頭晃腦。  
 
這麼一來很好理解,海嘯了。  
 
 
 
 
 
 
 
禦不凡一人一馬渾然不覺地遛彎,遛著遛著,馬不走了。禦不凡眼前的沙灘終於不再亂抖了,舒了口氣,正奇怪馬怎麼了,往海面一看……  
 
——好高的水牆啊……  
 
海嘯了啊!!  
 
 
 
禦不凡一聲慘叫開始催動胯下白馬。誰知到這匹馬非常沒出息,已然嚇傻了,禦不凡抽鞭子夾肚子拉耳朵馬匹也是巋然不動,禦不凡心說你個孫子天天這麼牛今兒輪到你撒丫子的機會了,爺爺的,你丫居然嚇傻了啊。  
 
正當他琢磨著你死就死吧我這麼明智的人要選擇緊急避險不算失職我這麼怕死的人要獨自逃生去也的當口,忽然冒出來一條紫色的龍。這條龍嘴一張嘴,吐息之間,水就落回去了,恢複了原先平穩的態勢。  
 
禦不凡心裏那句我這麼好命的人果然得救了還沒念完,胯下“白龍馬”開始舍命狂奔……  
 
——向著遠離那條龍的方向……  
 
 
 
禦不凡這個窩火啊……敢情你丫不是龍的血統,是葉公的血統啊!!!  
 
其實白馬的意志相當堅定的。具體證據就是,這次禦不凡拉韁繩揪耳朵大聲籲抱脖子它也依然不為所動地繼續撒丫子狂奔……  
 
禦不凡折騰的時候,一個不小心,韁繩居然拉斷了一頭,只剩一頭系在馬籠頭上。  
 
……屋漏偏逢連夜雨,早知道我換副新的多好……  
 
 
 
 
 
紫芒瞅見這個人如此倒黴不禁要笑。  
 
龍一笑啊,就是嘯聲。  
 
 
 
禦不凡胯下白馬越發玩命狂奔。  
 
 
 
紫芒一看騎馬背上那人快摔下來了,打算過去把馬攔住。  
 
他龍型一過去,那馬差點蹦起三丈多高,轉頭又是發足狂奔。  
 
 
 
禦不凡心說我這麼文弱的人沒掉下來我真是了不起……  
 
 
 
紫芒一看沒轍,化成人形疾馳而去,一把直接拉住了籠頭。  
 
這批葉公馬這才停下,扭頭到處看那龍還在不在,兩個鼻孔往外死命噴氣,一副快被嚇死的樣子。  
 
 
 
禦不凡還沒從上下起伏左右亂晃的世界中回過味兒來,兩腿一軟,從馬上滑下來了。  
 
紫芒一伸手,扶這倒黴蛋站住了。  
 
 
 
禦不凡抖著腿抓著那人站著,終於從天旋地轉中召喚回了三魂七魄。扭頭一看,旁邊這人一身的紫色鱗片,除了臉都嚴嚴實實蓋著,頭上還有龍角。眼睛也是紫色,尖下巴鼻梁高挺,端的是英俊瀟灑沒表情,眼睛發著紫光,披散的長發白中帶紅。 
 
 
 
禦不凡打量著這一身的鱗片說,這位兄臺是龍啊?  
 
紫芒嚴肅地點點頭。  
 
然後他就看見面前這個倒黴蛋一陣欣喜。  
 
 
 
龍族在上天界數目很少,而且通常在海裏玩家裏蹲。雖然是維護上天界治安的重要人物,但是通常神龍見首不見尾——對對,這個詞太恰當了,何況這位仁兄化成人形頭上還帶角,一定是禦天神龍裏的哪一只(唔,龍的量詞該用“只”嗎?By禦不凡),能見到是很榮幸的事情。  
 
而且面前這位看上去很好說話!  
 
於是禦不凡請這位仁兄去自己家裏坐坐,答謝救命之恩。  
 
 
 
紫芒心說你這倒黴的全過程基本都是我害的——當然馬也確實太丟臉了一點——不過最後也是我救得就對了。  
 
但他看見面前這個倒黴蛋黑亮黑亮的眼睛,一臉期待,語氣非常誠懇,不好意思跟人說實話,也沒好意思拒絕。  
 
他本來就是家裏蹲,不太善於跟人交往,也不太善於拒絕別人。  
 
就點頭同意了。  
 
 
 
禦不凡十分欣喜,但紫芒沒有衣服穿,這麼進城有傷風化,就把外衣脫了借他穿。  
 
紫芒倒不怎麼在意,他一身龍甲包的嚴嚴實實。但也就接過來穿上了。  
 
禦不凡又請他上馬,自己牽著馬回去了。  
 
 
 
紫芒龍生中第一次不為了抓犯人進城,集市上非常熱鬧,有各種東西,他看了看,覺得很有意思。  
 
禦不凡回頭看見紫芒在馬上東瞅西瞅,再回過頭去就偷著笑了。  
 
——挺純情一龍啊……  
 
 
 
 
 
禦不凡領著白馬和紫芒一進馬苑,大家都驚悚了。  
 
絕世美男……龍啊!  
 
然後大家就目瞪口呆地看著禦不凡領著這個驚為天人的龍男進屋了……  
 
 
 
這裏很重要的一件事成為了日後禦不凡八卦的重要源頭:  
 
禦不凡穿著內衣。那龍穿著禦不凡的外衣啊……  
 
 
 
群眾們浮想聯翩。  
 
 
 
 
 
但光浮想是沒用的,這個就涉及到雨仙的體質問題。  
 
雨仙這個種族,無論男女,第一次被那啥的時候,留下的淚水會在眼角下形成淚痣。所以前面說雨仙一族的女孩子總是比較好嫁也是這個緣故……(雖然咱們上天界不是非常介意這個問題吧)  
 
不過僅限於被那啥,那啥是不計的。  
 
 
 
——你看禦不凡白白淨淨的,別說淚痣,臉上連個青春痘都沒有,不可能那啥了……頂多是在柏拉圖。  
 
——會不會是那龍……?  
 
——別傻了,你們稍微想想看,可能嗎?  
 
——(群眾一起猛搖頭)  
 
 
 
其實禦不凡和紫芒的人龍友誼是純潔的。  
 
最近沒什麼大案要案要龍族出動,紫芒覺得家裏蹲快要到人生的極限了,出來上禦不凡家裏溜達溜達挺好。  
 
禦不凡家有很多酒,掛著很多字畫。他雖然是弼馬溫,但是喜好文墨,寫得一手好字,畫也好得緊。  
 
只是他職務比較那個啥,每次去筆會都尷尬得不行,不僅作品沒人認真看,位置還要坐在下席。  
 
有時候從筆會回來就拖著紫芒喝酒,說是像我這麼文雅的人,看見了有好字畫,高興得很。  
 
紫芒拿著酒杯聞的功夫禦不凡一壇子都喝下去了,紫芒就趁他不注意,把那一杯跟他的空杯換了。  
 
果不其然禦不凡每次都完全沒注意端起來就喝了。  
 
 
 
後來紫芒說很閑很感興趣,也來參加定期的筆會,禦不凡被安排在上席陪著他。紫芒只來看不動手,禦不凡的畫作就格外受關注。  
 
慢慢地也就得人尊敬,即使紫芒有事不來,也照樣被人安排在上席,作品要被拿來仔細鑒賞。  
 
再後來紫芒就說我最近忙起來了,筆會時來時不來。  
 
 
 
禦不凡心知這是怎麼回事。  
 
於是繪了個紫龍的扇面,裝好了玉柄扇骨,放盒子裏,等紫芒再來時送他。紫芒點一點頭,收下了。  
 
轉天紫芒回來跟禦不凡說,海水一泡壞掉了。  
 
禦不凡捶胸頓足,哎呀,我這麼聰明的人,怎麼忘了要防水啊,我補一個給你。  
 
紫芒說那你等我壽辰吧,然後把八字說給了禦不凡。  
 
禦不凡點頭說好好,還有大半年呢,我這麼有才的人,肯定能給你畫個更好的。  
 
紫芒唔了一聲。  
 
 
 
一個月之後到了梅雨季。  
 
長達一個半月的梅雨季是龍族男女擇偶的日子,期間雨仙一族全族要參與布雨,龍族則在雨雲上方的空中顯出龍型,然後唱個對歌搞搞對象什麼的。這樣搞據說很有意義,一來不會被凡人看到龍型,二來也不會因為造成海嘯之類的麻煩。  
 
外面刷拉拉下雨,禦不凡按照族裏的任務分配,隔一刻鐘寫一張雨符往天上扔。  
 
紫芒坐在旁邊,百無聊賴地擦著刀。  
 
禦不凡寫著雨符,忽然想起來問,對歌是什麼樣的,我們怎麼都聽不到。  
 
擦著刀的紫芒頭也不抬地,你們聽得到。  
 
禦不凡說我真沒聽過,紫芒你來給我唱一個。  
 
窗外一個閃電,紫芒抬頭一指窗外,那你馬上就聽到了。  
 
 
 
緊接著轟隆隆一陣雷。  
 
 
 
禦不凡呆,就這個?  
 
嗯。  
 
那我真聽過。禦不凡用扇子擋住自己囧成一片的臉。  
 
紫芒低頭擦刀,在反光中他看見自己不易察覺地在笑,就往另一邊轉了一點,把大後背對著禦不凡。  
 
禦不凡大叫,紫芒你一定在笑!像我這麼聰明的人,一看就看出你在笑了!  
 
紫芒扭過頭來,一張呆囧呆囧的臉。  
 
 
 
紫芒在禦不凡家泡過了大半個雨季,期間幫助禦不凡修理漏雨屋頂兩次(像我這麼斯文的人怎麼做得了這麼粗笨的工作),從屋子裏往外面舀水七次(像我這麼柔弱的人怎麼一個人弄得完),幫禦不凡買酒十二次(像我這麼怕淋雨的人難道真的要在這大雨天跑出去嗎),總的來說因為龍族不怕淋雨。  
 
這天紫芒拎著十幾壇子酒回來,禦不凡終於想起來要問,你怎麼不去參加對唱什麼的?  
 
紫芒甩著頭發上的水說,我有婚約在身。  
 
遞給他幹毛巾,禦不凡八卦精神立即洶湧澎湃,什麼樣的龍女??  
 
紫芒用毛巾擦著頭,年齡比我大,跟我平輩,族長的侄女。  
 
還有呢?  
 
沒了。  
 
像我這麼智慧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你還有話沒說!  
 
……聽說她給自己起了稱號叫什麼美狼。  
 
 
 
禦不凡從那張沒表情的臉上看出了囧囧有神。  
 
 
 
禦不凡捶地大笑。  
 
紫芒被笑得渾身不自在,脫掉濕透的衣服,頭上蓋著毛巾,伸手拿過一壇酒,拍開了封泥。  
 
禦不凡忍著笑努力地說,那也是文學藝術啊。  
 
紫芒打了個冷戰,喝了口酒,文學藝術,那還不如娶你呢。  
 
禦不凡哈哈大笑。  
 
 
 
紫芒平時不怎麼喝酒,一般都是看著禦不凡喝。這次被禦不凡笑得渾身發毛,為了堵他的嘴,開始拼酒。  
 
花雕就是這一樣害人。頭前下肚還成,不覺得怎麼,越喝後勁越顯,喝到後面紫芒光覺得自己在喝,感覺很好,但是有點近乎麻痹了。  
 
後面的記憶光怪陸離,似乎他化成龍型飛入雲霄,又從雲霄直接沖入海底,海水十分溫暖,並不像平時那麼冰涼。然後亂七八糟的有嘈雜的聲音,有人叫他的名字。  
 
總覺得心裏非常舒暢。  
 
像是完結了一件拖欠很久又很重要的事情。  
 
 
 
 
 
 
 
醒來的時候外面還在下雨。頭有點漲,身上有點使力過的疲憊和清爽。紫芒心說原來龍族喝醉也會頭不舒服啊,但總的來說神清氣爽,以後可以多喝。  
 
側頭一看禦不凡和衣趴睡在旁邊,左臉埋在枕頭裏睡得正香,口水都流出來了。露出來的半邊臉粉撲撲的,耳朵有點紅。  
 
紫芒被他這麼堵在床的裏側,掀開被子正要躡手躡腳跨過禦不凡爬出去,屋外忽地傳來一陣哈哈大笑,屋瓦俱震,床都一陣搖晃。  
 
禦不凡被這一震,抖了一下,但繼續埋頭在枕頭裏睡。  
 
“紫——芒——星——痕——有——任——務——哈哈哈哈”  
 
“紫——芒——星——痕——有——任——務——哈哈哈哈”  
 
“紫——芒——星——痕——有——任——務——哈哈哈哈”  
 
“紫——芒——星——痕——有——任——務——哈哈哈哈”  
 
“紫——芒——星——痕——有——任——務——哈哈哈哈”  
 
……  
 
N次循環……  
 
捂著禦不凡耳朵的紫芒終於忍不住吼回去:哦!  
 
 
 
哈哈哈的聲音才停住。  
 
紫芒環視一周沒找著衣服,只得推了推禦不凡。  
 
禦不凡臉埋在枕頭裏動也不動,含含糊糊地說,你昨天喝多酒吐了,還舉著鞋子唱歌,為了架你到床上,外衣撕破了,內衣弄髒了,你找一套我的湊合一下吧……  
 
紫芒翻到床下,找了一套穿上,過來跟禦不凡說勞煩了。  
 
禦不凡依然埋頭大睡,只抬起一只手搖了搖。  
 
 
 
這時候屋外又是一陣哈哈大笑傳來:  
 
“快——出——來——哈哈哈哈哈”  
 
這次紫芒有了經驗,不等他開腔第二次,吼回去:哦!  
 
 
 
臨出門又折回來給禦不凡蓋了被子。  
 
 
 
 
 
 
 
天尊皇胤這次拿到的任務有點難,對方是個高智商犯罪分子,天尊、白帝、紫芒三位一起出動這才包圍了對方。對方豁出性命想拉人墊背,紫芒星痕一個沒注意,被偷襲得手,任務雖然成功,龍也負傷,而且傷筋動骨,只好呆在海底養傷。  
 
經過天尊批准,兩個多月的海底家裏蹲生活終於過去,紫芒星痕從海底一飛沖天。梅雨季總算過去了,陽光曬在紫色的鱗片上,折射出紫金的光彩。紫芒算了算日子,今天應該是筆會,便往城裏去。  
 
在城門口換了衣服,把角和鱗片都想辦法收起來,紫芒從門口一路假裝成正常人走去禦不凡家裏。  
 
路上似乎有人提過禦不凡,但他急著走過去,並沒在意。  
 
 
 
禦不凡家裏沒有人應門。  
 
紫芒想了想,大概禦不凡已經去筆會了?他便動身又去了筆會。  
 
 
 
平日開筆會的茶樓也沒有禦不凡,其他會友也一個不見,顯得很冷清。  
 
 
 
紫芒坐下來,要了壺茶,叫過小二,學著碧眼銀戎的樣子打聽筆會的事情。  
 
小二撓了撓頭,說筆會的會長跟筆會裏一個挺有名的會友鬧起來了。  
 
那會友叫什麼?  
 
我想想啊,就是弼馬溫的那個,叫什麼不凡吧……最近才有名氣的。  
 
原因?  
 
小二左顧右盼,不肯說下去。紫芒便塞了他一片金葉子。  
 
小二便坐下來,神秘兮兮地說,會長有個閨女,正是出閣的年紀,人也漂亮,看上了那個會友,又是討字畫,又是要扇面,那會友呢,有點不識抬舉,愛答不理的。上個月吧,會長借著大家筆會,跟他提親,你說這是天大的面子了吧,誰知道呢……  
 
小二把聲音壓低:那個什麼不凡,哎喲,要說也真是不凡,雖說話是客套,但當場就愣給撅了!會長的面子哪掛得住啊,當時一甩袖子就走了。聽說那會長跟什麼雨仙的族長是連襟,那個什麼雨仙的族長就找上那個什麼不凡了。對,忘了跟您說了,那個弼馬溫還是雨仙一族的人哪。哎您猜怎麼著?  
 
小二湊得更近,往周圍瞅了瞅,用極小的聲音說:那個什麼不凡居然有淚痣!我就說他上次來筆會的時候,那頭發怎麼擋了將近半張臉哪。哎喲,跟瘋子似的哎,敢情是遮那個淚痣呐。您說,一個大老爺們兒愣有淚痣,嘖嘖。  
 
……上次筆會什麼時候?  
 
上次啊,就是到現在的最後一次了,我想想啊,梅雨季剛過吧。我跟您說,現在可是傳的沸沸揚揚呀。聽算命的趙半仙說——我跟您說,趙半仙算命那是真的很靈哎——他說弼馬溫找他算過一個姻緣,他一看,這倆就沒有一個是女人,而且啊,還有一個命數特別尊貴,是個大人物!大家夥兒啊都說,要不他忽然在筆會有名氣了,搞不好啊……嘖嘖。這人啊,從表面,還真是……  
 
紫芒揮揮手讓他下去。  
 
 
 
他在茶樓愣了一會兒,回了海裏。  
 
 
 
天尊自己是沒什麼印象了,但是赤磷記得挺清楚,經常出去溜彎半個月的紫芒那天才出去就忽然回來,到處找天尊,找著之後就問宿醉什麼感覺。  
 
天尊粗線條,你喝喝看就知道啦哈哈哈哈!  
 
紫芒還是追著問。  
 
天尊甩甩尾巴,說頭脹啊,龍族沒別的不良反應啦。  
 
那麼神清氣爽呢?  
 
天尊終於把頭轉過來,盯著紫芒看了看,就算是龍,喝酒之後要神清氣爽也不可能吧,反正我沒有過。  
 
此時著名臭流氓加泡妞高手白帝湊過來,嘿嘿嘿,做了某些事情就會神清氣爽啦,對不對啊,銀戎?  
 
銀戎溫良的臉上浮現了某種詭異的微笑,芹芹喜歡的是我,小子嫉妒吧?你等明年的梅雨季吧。  
 
於是白帝張牙舞爪地撲過去,天尊哈哈一聲不要打嘛也撲過去加入戰團。  
 
 
 
除了赤磷沒人注意到紫芒此時一道光就不見了。  
 
 
 
紫芒在天上轉了半天,還是直接飛去了禦不凡家。  
 
這次他很有耐心,一直敲了半個時辰。  
 
終於禦不凡來應門,禦不凡一開門,紫芒就非常有先見之明地一道光閃進去。果然禦不凡立即關門,但他已經進屋了。  
 
禦不凡一邊用扇子掩著臉打呵欠,一邊說,我這麼體貼的人,怎麼會有你這麼個不體貼別人午睡的朋友。  
 
紫芒皺著眉,忽然一把拉下他的扇子。  
 
禦不凡左眼下一顆黑色的淚痣。  
 
 
 
紫芒想起來那天早晨他把頭埋在枕頭裏,一副睡得昏頭的樣子,卻一口氣說了那麼多話。  
 
 
 
他只皺著眉盯著禦不凡。  
 
 
 
禦不凡一面打呵欠一面說,這麼想要扇子?這把給你好了。說著就走到床邊,撲在床上,依然是臉埋在枕頭裏,嘴裏嘟囔著,像我這麼好客的人也不能招待你了,太困了,你自便。  
 
 
 
紫芒原地,看著他。  
 
禦不凡呼吸漸漸平穩,像是睡著了。  
 
 
 
紫芒吸了口氣,忽然說,我會負責的。我會娶你。  
 
 
 
禦不凡肩膀一抽。  
 
啥?  
 
他像是被紫芒一句話嚇得睡意全消,翻身坐起來。  
 
我是男人嘛,而且不是龍。還有你要負什麼責?  
 
 
 
紫芒盯著他的淚痣看。  
 
 
 
禦不凡一愣,哈哈大笑,說我這淚痣是畫上去的!那個姑娘雖然是好姑娘,可是不是我愛的那個類型。像我這麼風流的人,年紀輕輕,還有萬花叢可以漫步,可不想這麼早就吊死在一棵樹上!  
 
紫芒皺著眉。  
 
 
 
禦不凡笑得更歡,簡直要在床上打滾,他隨手在枕頭底下摸出一面鏡子,沾了點口水,隨便在淚痣上用力擦了幾下。  
 
你看,沒了吧。  
 
 
 
紫芒一看,“淚痣”確實暈開了,不見了。  
 
 
 
禦不凡指著櫃子說,上次你在我這喝吐了又唱歌,像我這麼關心朋友的人,撕破和弄髒的衣服當然都給你洗幹淨縫起來了,自己拿了吧,我真的困死了。  
 
 
 
紫芒拿了衣服,在屋裏又站了一會兒。  
 
禦不凡鼾聲漸起。紫芒過去給他蓋上被子,帶上門出去了。  
 
 
 
他在禦不凡院子裏又輕手輕腳地坐了半個多時辰。  
 
 
 
然後輕輕起身走了。  
 
 
 
 
 
他本來打算轉天再找禦不凡喝酒,誰知道當天半夜就出了大事:邪天禦武從牢裏跑了。  
 
他們幾個趕緊起來去保衛社會治安。這一架打得很厲害,邪天禦武加上赤磷,兩個人完全就是為了性命,拼了全力。紫芒的傷還沒全好,天尊日前去穩定了好幾場地震,內耗很大,本來四龍打他們倆應該比平手高一截,這麼一來就成了比平手稍微低一截。  
 
一夥人邊打邊跑,從天穹打到海裏,又從海裏打到山上,從山上打到樹林,從樹林打到湖邊,從湖邊打到沙灘。  
 
白帝氣得半死一邊打一邊罵,你TM有本事不要跑!  
 
邪天禦武口水亂噴地回答,你們TM有本事不要追!  
 
赤磷在旁邊幫腔,出一招說一聲,對!對!對!對!  
 
天尊只管毆打他,招招吐氣揚聲,哈!哈!哈!哈!  
 
銀戎施展極限速度,不僅刀刀刺向邪天的雙眼,還避開了亂噴的口水。  
 
紫芒在一旁努力突破邪天的防護,出招不算快,但刀刀都向著一個地方砍。  
 
 
 
邪天禦武心說戰神就是戰神,照他這麼砍下去,那片鱗早晚得壞,我得把他拍開。  
 
於是他收斂心神,運功於左臂,打算給紫芒來一下子。  
 
 
 
紫芒知道他運功准沒好事,手下速度力道都是往上提升,只希望在他功力提起來之前先打碎那片鱗。  
 
旁邊赤磷一眼看出門道,一刀彈開天尊,甩出一刀火焰向紫芒身邊激射而去。  
 
天尊趕忙跟上,想攔下,誰知速度還是慢了一截,眼看紫芒就被打中,忽然海中一道水柱正好打在那一道火焰之上。  
 
天尊抽眼一看,一個騎著白馬穿綠衣服的人正拿著紙條在那兒寫,寫完拿扇子一扇,紙條飄上天去,緊接著猛地一個雷劈在邪天禦武頭上,精確無比。  
 
天尊心說這哪來的圍觀群眾啊,但戰得激烈,也無暇它顧。  
 
 
 
邪天禦武這個憋屈啊,什麼事兒啊,這哪兒來的不明真相的雷公啊。劈一下其實倒沒什麼大事,就是手指一麻一激靈,問題是他剛運的功讓這一激靈給激靈散了。  
 
然後專照著一地兒砍的戰神跟打了雞血似的,力道速度全都提上一個新臺階。  
 
邪天禦武心說不成不成,老子真要破功了!  
 
赤磷也看出來不對,沖過去和紫芒鬥作一團。  
 
白帝一邊接替紫芒照著那地兒砍,一邊嚷嚷,赤磷你真不要臉!  
 
邪天禦武一邊不斷彈開白帝,一邊運功,一邊回噴,廢話!你才要臉,你全家都要臉!  
 
銀戎忍不住想那赤磷到底是要臉還是不要臉……  
 
 
 
就在這亂七八糟的場面之中,又是一個雷劈中了邪天禦武的腦袋,邪天禦武好不容易克制住沒把運的功哆嗦沒了,他這個氣啊,差點決定先把那綠了吧唧的小子拍死算了。  
 
當然,大局為重,先撂倒戰神才是重點。  
 
他已經運了八分力道在手上,這時候一個莫名其妙的大水柱從海裏撲出來兜頭澆在赤磷身上。趁著赤磷一呆,天尊撲上去和他鬥在一處,紫芒一閃身,又照著邪天禦武那片飽受摧殘的鱗片沖過來。  
 
 
 
邪天禦武暴怒之下也懶得運十成力道了,直接一個大巴掌就照著紫芒拍過來。紫芒下意識一錯身就閃過去了。  
 
閃過之後他覺得不對。  
 
 
 
邪天禦武的力量縱貫次元,他拍出來的掌風已經將目標鎖定在一個出不去的次元了,根本不是能閃過的,即使能,也不可能這樣一錯身就閃開的。  
 
 
 
那一瞬間一種感覺籠罩了他。  
 
他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他覺得心髒像是被放在最深的海底裏的萬年寒冰之上。  
 
冰冷而且絕望。  
 
 
 
他只來得及向著邪天禦武發出全力一擊,然後就匆忙地回過頭去。  
 
 
 
 
 
那一刻他耳朵裏只回響著一個聲音。  
 
 
 
禦不凡。  
 
 
 
 
 
那是他自己的發出來的聲音,甚至算不上呼喊,只是淺淺地念。  
 
就像他每次叫禦不凡的名字一樣。  
 
 
 
禦不凡。  
 
 
 
 
 
和他一模一樣的紫色影子倒飛出去。  
 
倒飛的途中紫色的幻像溶解了似的剝落,露出深綠色的本來面目。  
 
白馬一聲哀鳴追著那影子奔了過去。  
 
 
 
 
 
禦,不凡?  
 
 
 
 
 
 
 
邪天禦武看見紫芒星痕轉過頭來的眼神心裏一抖。  
 
他的本能告訴他,今天絕對贏不了了。  
 
 
 
他只匆忙地接了兩招,就一扭身化光朝著其他境界落下去了。赤磷見機得快,也溜了,動作比邪天禦武還快些。  
 
 
 
 
 
 
 
天尊叫他,白帝也叫他。他只抱著那個全身骨骼盡碎,軟綿綿的人。  
 
天尊還想說什麼,被銀戎拉走了。  
 
白帝沉默地站了一會兒,也走開了。  
 
那匹馬臥在一旁,看著主人,也沒有聲音。  
 
 
 
過了一會兒,天上開始落雨。  
 
禦不凡嘴角的血跡被雨水沖掉,紫芒抱著他,手裏無意識地摸他的長發。  
 
非常黑,而且順滑,捧在手裏會像水一樣流下去。  
 
總是非常整齊,現在也一樣。  
 
他以前問過,你們雨仙的頭發都這樣嗎?那人用扇子掩著臉笑了,讓他尷尬不已。然後那人拿開扇子故作無奈地說,像我這麼聰明的人,怎麼會有你這麼笨的朋友?紫芒還是一直好奇地摸他的長發,一直不知道其他雨仙是什麼樣的頭發。後來禦不凡捉弄他,給他的白發編了一條辮子。  
 
於是他每次化為人形,都帶著那辮子。  
 
 
 
懷裏的人動了動,紫芒便叫他。  
 
禦不凡。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海邊,沙灘。  
 
連馬都在。  
 
 
 
禦不凡笑了笑。  
 
 
 
然後他看見禦不凡眼角下有一粒黑色。越是雨水沖刷,就越是清楚。  
 
他忍不住伸手去擦。  
 
 
 
上面蓋著一層東西,被雨水一浸,他再用手一蹭,就溶化了。  
 
下面是一顆清清楚楚的淚痣。  
 
 
 
他又用手蹭了好幾下。  
 
真的淚痣,擦不掉、洗不掉的淚痣。  
 
 
 
禦不凡這到底怎麼回事  
 
像每次一樣他都已經知道答案,只想看看禦不凡能編出什麼來。  
 
他但聽見自己的聲音,顫抖的,像受了涼似的。  
 
 
 
禦不凡微微抬起手。  
 
紫芒伸出手握住他的。  
 
 
 
禦不凡微涼的手指握了握他的手指。  
 
笑了笑。  
 
 
 
然後不再動。  
 
 
 
禦不凡?  
 
 
 
禦不凡帶著微笑,害羞似的,在他懷裏閉著眼睛。  
 
 
 
禦不凡。  
 
 
 
紫芒只沉默著,用盡全力地緊緊地抱著他。  
 
像是想這麼把他藏進自己的懷裏。  
 
像是想藉此讓他避開這漫天的暴雨。  
 
 
 
 
 
——雨仙的臨世和離去,都會下雨,能力越高,雨就越大。  
 
那時候禦不凡和他聊天時笑著說的。  
 
紫芒挑眉看著他。  
 
——像我這麼厲害的人,出生時當然是一場大雨。你不信?沒關系,你可以等著看我離世……  
 
話沒說完,紫芒把一本書拍在他頭上。  
 
 
 
 
 
他閉上眼睛也覺得痛,睜開眼睛,就看到一片血紅的世界。  
 
血從他眼眶裏流出來,落在禦不凡閉著的眼睛上。  
 
然後往下流,落在了那顆痣上。  
 
 
 
忽然那顆痣變得光亮奪目,忽地飛升為一道光,落入了下界。  
 
然後懷裏的人慢慢虛化為霧氣,不見了。  
 
 
 
 
 
紫芒在禦不凡家裏找到了禦不凡給他畫了一半的生日賀禮。  
 
只勾了邊兒,還沒有上色。  
 
是一條盤踞在天上的龍。  
 
 
 
他拿出收在他自己偷建的山頂小屋的,禦不凡送他的第一把折扇。  
 
雖然還沒上色,但真的比第一把還要好。  
 
 
 
他沒把那扇子帶進海裏。  
 
海底用不著扇子,他的爪子也打不開這麼小的扇子。  
 
 
 
他只是想找禦不凡再要一份生日禮物。  
 
他還想知道禦不凡的生辰八字。  
 
誰知禦不凡沒有告訴他。  
 
 
 
 
 
他還從禦不凡床底的箱子裏找到一條床單。還有他那身衣服。  
 
那身衣服有點皺,不像是洗過的。但外衣沒有撕破,內衣也沒有沾上嘔吐物。  
 
床單上留著一些痕跡。  
 
 
 
他才知道原來禦不凡還給他的是一模一樣的另一套。  
 
他把它們全都搬到山頂的小屋。  
 
所有的禦不凡的東西。他的東西。  
 
 
 
 
 
——天尊,我們去追殺邪天禦武。  
 
——好。  
 
 
 
 
 
 
 
                 ——尾聲——  
 
 
 
漠刀絕塵在樹林裏見到因為娘親離世而嚎啕大哭的禦不凡盯著他的饅頭臉看了很久  
 
終於還是伸出手去想把他眼角的淚痣擦掉  
 
 
 
那是一顆淚痣擦不掉的。  

 

 

 

——————————————————————  

 

感謝賞文。請尊重原作者的創作心血,未經同意,請勿私自轉貼,小女子感激不盡。

 

 

2010.10.27

 

新增雨仙配文同人MV

 
 
 

創作者介紹

祈的裏意識空間

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