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景:霹靂便當店一角

 

編劇:死、殘、破格自由爾選。

 

楓岫:打包全部帶走!

 

 

 

 

吾之眼界,豈是螻蟻可以明白》

  

  

 天者的寶貝計劃順利進行,可憐的神之子一直到被煉化了都沒再開過口。這孩子打從娘胎起便有人要他的小命,出生後又被當人球踢來踢去,連回到自己的故鄉也不過是被養肥肥準備成為人家的盤中飧,這短短一生都活在算計中,實在伍告摳連。本草綱目記載───呷幼齒顧目睭(哪有),天者吞噬神之子後原本張不開的眼睛居然可以張開了,還順便來個雷人的大變身,頭上一對可愛的小翅膀變成蝙蝠翅膀,一身純白變成紫色系,難道是因為食用了所謂的紫河車所導致?也許神之子早料到自己會有這樣的結局,回顧前幾集神子和火爆書交換心頭一滴血的劇情,這滴血不知會不會是打倒天者的一個伏筆捏?如果這一切都在神子的算計之中,安捏這孩子揪感心>_<

  

死國最悲情的工頭阿修羅被婊完一次接一次,又是收到黑心建材又是工安意外,這一次更直接成為食嬰事件的幫兇,無怪乎滿腔怒火,可惜為修補萬妖爐氣力耗盡又怎是腹黑雙者的對手?最後更宛如被操控的傀儡禁錮在萬妖爐之下,拿到寧之卷的夜神會是救出阿修羅的人嗎?琴奴和尊皇背後似乎還有故事,看來這一票人似乎可以成為對抗天者的另一股力量。

說到寧之卷不得不提一下,有一位星羅道友說雅狄王不知道是不是撰寫武經寫到後面沒紙了,所以才把寧之卷寫在石頭上,好有趣的發想啊XD

 

  

雖然天者順利取得力量,但面對一票汗馬功臣卻絲毫不留情面,當地者詢問他為何如此包容佛獄時,

 

天者:吾眼界,豈是螻蟻可以明白!

 

 

地者:嗯....

  

地者你嗯個屁啊?就是說你啦笨蛋!天者這未免也太目中無人了吧?沒有地者把拔天者馬麻你一個人要如何製造生命呢(羞)?話說從片頭曲看來,習得武經的似乎是地者,天者會有被地者婊的一天嗎?

 

 

 

 

 

 

 

《既然入了局,就要入個徹底》

 

 

自從山寨雅狄王遺書及九韶遺譜現世後,略城開始變成眾人覬覦的目標,佛獄想要遺書,死國想要遺譜。而有女臥龍之美名的惜夫人竟也從容淡定,想利用這點來個驅虎吞狼。不過死國和佛獄豈是如此易與,雖然就枱面上而言,目前苦境有略城,集境有千葉,這兩方暫時以策略領先,但要論武力,佛獄和死國的實力卻是超越苦集兩地柳!

其實我蠻呷意惜夫人這種溫柔婉約,卻又智慧過人的女角,希望一向重男輕女的編劇大哥大姐們能高抬你們那殺人無數的貴手,別把女臥龍的智慧最後變成笑話啊.....

  

  

↑例如這位

 

 

赤子心這孩子本性其實是很可愛,但時常天真過了頭。在這爾虞我詐的江湖行走,身上又多金多銀的,揹劍的目的居然只是為了看起來很威這樣!而且清之卷只學個一招半式便自以為打遍天下無敵手不思精進,無怪乎志滿天會斷言他英年早逝啊O3Q

 

話說戀簫又妹控,愛和妹夫爭風吃醋的擎海潮似乎還蠻欣賞失路英雄,當他詢問赤子心、忘憂、失路三人方才的去處時,第一個問的就是失路英雄,對於他的人品和劍藝似乎頗為肯定,我說失路你這孩子還蠻有長輩緣的嘛~(摸頭)

  

 

  

  

 

《不經一番寒徹骨, 焉得慕容嗅獨香》

 

 

看吧!我就說即使全裸示人對香獨秀而言也無傷大雅吧?(香:像我這麼俊俏的面容加上完美的身材,能欣賞是你們的榮幸)不過令人訝異的是名聞遐邇的薄情館當中的溫泉居然是男女混浴!只能說江湖兒女都比較歐噴吧?但是!館主忘了在入口處設下【禁止痴漢進入】的告示牌了啦!誤以為對方是女兒身的香獨秀,居然想來個近距離的坦承相對,該說是色慾薰心,色膽包天嗎?要是遇上昔日紅樓劍閣的辣妹們,那豈不是得把人家娶回家了?慕容情有點小腹黑,嘴裡說著顧客至上,但卻把香獨秀給凍成冰球棄置不管XD

 

201004081010112631.jpg 

↑顧客至上的薄情館快立牌警告吧

 

 

 

 

 

 

《死不可怕,但要重於泰山》

 

 

好哇!好個重於泰山啊!編劇你們真的是這麼想的嗎?堂堂的御天五龍被妖木樹根一纏居然全都手無縛雞之力?前有笑劍鈍,後有漠刀絕塵,現在是怎樣?LED燈壞掉了嗎?都不開眼了哦?十鋒小弟弟初登場時的威猛也早已蕩然無存,這樣的龍套團還能有所期待嗎?

 

戰無不勝的凱旋侯來到集境想興師問罪,卻被弒道侯與千葉的一搭一唱給碰了個軟釘子,這兩人的默契還真是好啊!尤其是弒道侯還嗆了一句"殺之無妨",實在萌死人了啦~看來戰無不勝的凱旋侯智力和說得功夫要再加強,不然恐怕有一天會被吐槽到顏面無光,吐血三千丈啊4b73edfdd04a8.gif.jpg 

 

 

 

 

 

《在這最後一刻,便是最相信彼此的人》

 

 

好啦,預告都講出來了,楓岫還用玩嗎(翻桌)!南風不競身為苦境人,不懂四魌界的政治生態,傻傻跑去救人也就算了,怎麼連楓岫也一樣啊@@!我都不知道他哪時和南風不競那麼麻吉了,難不成他愛的其實是......你懂的(挑眉)

抱著"我為便當,便當餵我"的精神,楓岫和南風不競並肩力抗咒世主,即使南風不競自毀氣海,兩人合招打出神字卷最上式,仍難敵咒世主的裂之卷之威!這樣看來武經之間其實也有相生相剋的吧?這段與咒世主之間的武戲相當好看,南風不競怒掌翻騰,和咒世主兵器交接間的動作十分流暢精采,雖然動畫仍是用很大,不過操偶動作有到位所以不會讓人感到厭煩。我很喜歡看戲偶的小掌掌,掌心肉肉的手指短短的一整個可愛啊>w<


↑是因為練了裂之卷,所以蛋頭才裂開像茶葉蛋嗎?

 

另一方面在六出飄霙,一群佛獄雜魚來到要找尋神字卷,卻遇到嘯日猋狙殺。其實嘯日猋殺他們是沒意義的,他不過是待在那等南風不競回來,等太久太無聊了所以才想藉由殺人活絡一下筋骨,順便向戲迷宣示"我、很、殘"吧?為救楓岫,回來拿神字卷的南風不競勢必得槓上這頭瘋犬了,只有一天的時限啊......

 

從除魔法陣中脫困的火爆書十分不爽,差一點殺了淨琉璃,最後把怒氣轉向火宅佛獄,不過不奢望他能及時救走楓岫,這一趟佛獄之行,想來只會加深他入魔的速度吧?

 

 

 

 

接下來的四方角力互鬥制衡,寫得好就很精彩,寫不好就.................有睡有保佑!!!

 

 

 

後記

 

 

鸝大娘不算厲害,這隻鄭鴨鴨才強

 

         

 

創作者介紹

祈的裏意識空間

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